QAQ自己熬糖自己吃,欢迎勾搭(≧▽≦) 主CP:盾冬 虫绿 贾尼 鹰寡(均可逆不拆)
写文可吃 锤基EC跟RF,HW……
看文可吃 科学组 AL ET 德哈!
我有特殊的开脑洞的姿势WW
玩得愉快WW~

儿童节复健两千字小短篇【又名《各位亲爱的英雄们,儿童节快乐》】

儿童节复健短篇,复仇者学院琐碎事件,祝福大家儿童节快乐。

下次不写复仇者学院的系列了,人物太多太杂了写得零零碎碎不成样。

正在码《洛基太太到底图的啥》,希望能尽快回来继续跟大家见面WW

以及结尾有个无聊的彩蛋:P

——————————————

“亲爱的伙伴们~”学园的上空忽然传来了小黄蜂兴高采烈的声音,“又是一年一度儿童节,大家准备好了吗~?”

“哦,儿童节,”德古拉慢悠悠地拉住正好在身边路边的桑塔纳,“只要你愿意让我咬一口,你就能永葆青春,每年都度过快乐的儿童节。”

“是吗?”桑塔纳冷冷一笑,“不如我先让你到地狱地看看那里有没有儿童节。”

“儿童节是要做什么?”桑塔纳一脚踢开了吸血鬼,看着他变成蝙蝠向下一个目标飞过去,“我可以烤棉花糖吗?”

“脚趾头可以一起过儿童节吗?”松鼠妹窜了出来,“它可是货真价实的小朋友~”

“I AM GROOT!”

“你居然为了过一个不知道什么鬼节装嫩?”火箭追着小树人从大家身边冲了过去,“给我回来!我是不会允许你个老木头借着节日的名义吃糖的,回来!”

“I AM GROOT!!!”

“我不管你现在什么样子,你不过是个成年树人重新成大而已!”

一“树”一“熊”一路横冲直撞,掀倒英雄无数。

“儿童节!儿童节!”卡玛拉正在伸长了手臂往树上挂气球,“跟我喜欢的英雄们一起过节!”

“我更喜欢愚人节多一点,”洛基懒洋洋地支着下巴,“那是属于恶作剧之神的节日。”

“儿童节请不要干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贾维斯托着一托盆的杯子蛋糕路过了队长跟冬兵,“哦,我指的不是打啵,是死亡摇滚乐。”

队长把嘴里的苹果汁喷了一地。

“儿童节就应该放开了玩!”托尼穿着一条夏威夷风的花裤衩站在大厦二楼的露天平台上大喊,他手里还举着一把闪闪发光的嗞水枪,“来吧伙计吧!让我们回到童年!”

“战斗!战斗!”月亮女孩露内拉可是一个正宗的儿童,她也拿着一把水枪,蹬着她的轮滑鞋兴奋地转圈,“嗷!冲啊!”

“小心!”贾维斯稳稳拦住了冲太快而差点摔倒的托尼,“你应该走楼梯而不是直接跳下来,托尼。”

“哦!贾维斯你这身怕水吗?”

“如果你乐意,我可以给你进行一场单人跳水表演。”

“那可棒极了。”托尼将手里的枪塞到了贾维斯手里,“走,我们去夹击纳塔莎!”

“多有趣的点子,”洛基拿起了自己的法杖,“算我一份。”

“什么,你居然也想看黑寡妇湿身吗?!”托尼惊讶地看着他,“我以为你只会想看你哥哥的肉体。”

“我不想看我哥哥的肉体!!!!”洛基大声反驳,“除非他脱光了让我用刀子一下一下地割!”

“哇,S&M,”路过的星爵吓得手里的气球都飞了,“现在的神都这么重口的吗?”

“嘿,你们知道现场还有未成年吗?”芙丽嘉捂着露内拉的耳朵,“洛基,我亲爱的儿子,我给你带来了儿童节的礼物。”

她说着拿出了一套可爱的小毛衣。

“母后,我已经成年了!”

“你跟索尔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可爱的孩子,”芙丽嘉拔下头上的发钗挥舞了一下(*),“明白吗?”

“明……明白!”洛基迅速立正站好,“谢谢你,母后。”

(注*:游戏中的芙丽嘉可以用发钗使用魔法招来雷电。)

——————————

“虽然不想打扰你们的甜蜜约会,”克林特跟纳塔莎蹲在公寓顶上喝着咖啡,“但我觉得你们最好改条道。”

“前面正在进行儿童节装饰吗?”史蒂夫仰着头微笑,“也许我能帮上什么忙。”

“不,”纳塔莎吹了一个泡泡,“蜘蛛侠在前面。”

“然后格温也在。”

“玛丽也在。”

“不幸的是,黑猫也在。”

“我懂了,”冬兵说,“上次托尼教我说,这叫修罗场。”

“修罗场,”忽然从窗边上冒出来的奇点问,“是什么?”

“对啊,什么叫修罗场?”薇芙也从地板里探出了脑袋。

“我的妈呀!”克林特被吓得一个趔趄,“等你们长大就知道啦!”

史蒂夫决定今天还是带着冬兵去训练算了。

——————————

“跟你说了多少次!”小辣椒气愤地将吹风机转向了乖乖站在一边的托尼,对着他的脸就是一通狂吹,“不要对着奥创喷水!!!!!!!!你是嫌我还不够忙吗?”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他会在训练场上啊,”托尼飞快地为自己辩解,“是队长跟冬兵跑得太快,才意外射到他的——噗!”

“我心中的复仇之火,”冬兵举着水枪蹲在树上——天知道他是怎么忽然出现在那的,“定要加倍让你品尝!”

“守护托尼是我的职责,”贾维斯帅气地踩了一脚刚刚被丢在地上的水枪,它以一种酷炫的运动路线跳到了他的手中,“这是一种挑衅,而我将应战。”

“喂,你们只是打个水仗,”一直在蹲在边上看戏的佩吉无奈地将奥创拖远了一点,“还有请你们说人话!”

“不能让队长跟冬兵联手对付贾维斯,”托尼用力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严肃地捡起了另一把水枪,“我要去帮助他,回见了。”

“等下,我没说要参战啊,”史蒂夫看着他端着最后一把枪追了出去,“这不合适,嘿,谁能再给我一把水枪。”

“I AM GROOT!”

“哦,谢了。”

一群人呼啦啦地跑远了。

“谁见到了格鲁特!”火箭骑着他的机车冲了过来,“见到了离他远一点,他拿走了我们的辣椒水枪!”

…………

“队长!回来!”

——————————

今天的复仇者学院依然欢乐祥和。

我们用水枪战的方式,热烈庆祝了一年一度的儿童佳节。[爱心]

[自拍照片][自拍照片][自拍照片][自拍照片][自拍照片][自拍照片][自拍照片]

——————————

“小黄蜂!”纳塔莎在不远处呼唤,“别发推特了,我们需要支援。”

“你也有需要我的一天!”小黄蜂欢呼着飞了起来,“本姑娘大显神威的时候到啦!”

“不!!!!!!”有人大叫,“毒液打中了浩克!”

“浩克……”红绿蓝三只浩克站在那里,“生气了!!!!”

“呜哇,快跑!”

 

“可怜的弗瑞,”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通过屏幕微笑着观看着这一切,“这个快乐的儿童节,可能会成为他的恶梦。” 

不过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

“嘿,你们真的不能把我送回去吗?我还有个快递要去送啊!”


不要让超级英雄沉迷游戏,特别是史塔克【又名《震惊,一代土豪狂砸巨资竟是为了……》】

“你在打网游”,托尼向咖啡机前进的过程中路过了正认真盯着手机的幻视,“真稀奇。”

“打游戏是种不错的了解人类的方式,史塔克先生,”幻视的眼睛死死盯着浮在半空的手机,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网络上的人类更显得更加直接与真实。”

“我猜又是那个叫山姆的小老鹰教你的,”托尼凑近了一点,仔细研究了一下屏幕,“嘿,你队里那个,叫超能力少女的……”

“魔法师,她是个魔法师,”幻视平淡地说,“如您所想,她是旺达的游戏角色。”

“你还记得我们现在跟他们是,”找尼整理了一下思路,“敌对关系?”

“是的,我知道,”幻视的角色跟那个穿着红色魔法袍的女法师获得了一次漂亮的五星胜利,手机震动着发出激昂的音乐,“哦,大家说如果你有兴趣也可以加入到我们行列当中,他们很想你。”

“真的?”

“嗯……好吧,班纳博士说的。”

“好吧,我去找找我的手机。”

——————————

两个小时后当托尼顶着天才机械师名称的角色被拉进公会后,马上就产生了把手机塞进智能马桶里冲走的冲动。

“这是托尼吗?”有个叫神箭手的人首先发现了他——托尼打赌他是克林特那个混蛋!

“应该是他,幻视刚刚跟我说他想来玩,”叫野兽先生的医师说,“大家有一阵没见了,一起打打游戏也不错。”

等等刚刚幻视明明说是你邀请的!

“嘿,小伙子,”叫给我一箱伏特加的女刺客招了招手,“需要带练级吗?”

于是托尼莫名地从一个叱咤风云的超级英雄团队战斗前锋变成了吊在队伍最后乖乖吃经验的小可怜。

“哦,可怜的小萌新,”女刺客用欢快的语气叹息道,“你应该离这些怪再远一点。”

“我很抱歉,史塔克先生,”幻视的召唤师角色在他的尸体边上停下来,“我的召唤物总是不如我本体那么灵活。”

“也许我们应该把队长叫来,”红袍魔法师漂浮在边上,“有个T他会安全得多。”

“所以说,美国队长也在玩这个游戏,”托尼冲到走廊上大喊了一声。

幻视没有回答他,而托尼想摔手机。

五分钟后他歪在沙发上,被接入了大屏幕的游戏界面上一群超级英雄的游戏角色们正战得如火如荼——而他依然坐中队伍的中央当个吃经验的大宝宝。

“今天早上索尔上了会儿线,”布鲁斯给他发来私信语音介绍一下大家的近况,“他之前一直蹲在澳大利亚,他说家里出了点儿,最近不能上游戏了。”

“所以你们连索尔都找到了,”托尼酸溜溜地说,“却没有想起我。”

“额,我主要是担心,”布鲁斯支吾,”你不想见到队长——还有巴基。”

“哦,巴基,”托尼更生气了,“你都亲昵地叫上了巴基。”

“队长提议大家一起去下个本,”布鲁斯生硬地转移话题,“给你弄点装备。”

“美国队长这样的老古董都知道什么叫下本了,”托尼冷冷地说,“今天真是圣诞节。”

感谢今天的世界依然太平。

“你是……托尼?”队长的盾兵号一进公会大厅就看到了大厅中央那个金光闪闪的机械师,“你怎么成了这样子?!”

“嗷!我的眼睛!”克林特夸张地大叫,“这个金光闪闪的氪金大佬是谁?”

自然是我们英勇无匹的托尼.史塔克先生。

“他连夜氪了二十万,”幻视在频道里给各位伙伴介绍,“请了三个代练二十四小时练级,还有一个代练团专门弄装备。”

君不见目前游戏装备榜、战力榜以及富豪榜的第一位都是这位大佬吗?

“想打什么?”托尼举起了自己金光闪闪的激光枪武器,代表满级60级的土豪金光环在他脚下闪闪发亮,“我带你们去练级吧。”

大家面面相觑。

“我们今天要去打30级的活动BOSS,”幻视回答,“等级限制30-40级,高了进不去。”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

“托尼今天也没有上线,”史蒂夫疑惑地问幻视,“他怎么了?因为角色满级了结果又没办法跟我们一起玩而感到不愉快吗?”

“有一部分原因是。”半天幻视才回复道,“但不是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是什么?”旺达好奇地问。

“沉迷游戏、氪金无度,”幻视平淡地说,“然后被佩普小姐没收了手机。”

………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挺好的,”半晌之后布鲁斯才回答,“可怜的托尼。”

今天在微博上被人误认为厉害的太太了。

小透明瑟瑟发抖……

复仇者学院的普通一日【又名“如何逼疯你被关起来的宿敌“】

又是新一天到来了。

托尼在礼堂旁边的咖啡摊里买了杯生命养料(咖啡),慢慢踱到了复仇者公园里坐了下来。

跟他刚刚到学院里相比,这个地方已经大变样了——越来越多的新人的加入让这所学院充满了勃勃生机,也让学院里建起了越来越多的建筑,甚至元老如他都会时不时找不到方向。

“早上好,史塔克先生,”夜魔侠正坐在长椅上享用着他的早餐,“又是新的一天。”

“早啊,”他招了招手,“愉快的一天!”

离着公园喷泉池还有几十米,托尼就看到了那棵叫格鲁特的大树正舒服地泡在喷泉池里面,见到他还亲切地向他摇着树枝。

“早,托尼,”美国队长领着冬兵在学院的道路上晨跑,“小辣椒正在找你,祝你好运~”

听起来像他美好的早晨结束了。

学院的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

先是红浩克发狂一样跳上了宿舍大楼开始大搞破坏,原因是他觉得宿舍边上的红骷髅跟罗南实在太吵了,唯恐天下不乱的毒液在边上兴奋地挪动着,要不是小蜘蛛跟两位可爱的蜘蛛姑娘及时出手,宿舍楼大概已经被拆了。

“我们已经尽力削弱了他们的攻击力,”小辣椒解释着,“用了史塔克工业最新的隔音强化玻璃,每天队长都进去缴械跟对话。”

“额,我能说一句吗?”蜘蛛侠倒吊在屋角上,“也许在你们角度上声音已经被完全隔除了,但在我们这些超能力者听来,还是很清晰的,洛基你说对吧。”

“当然!”洛基的脸色变了变,因为他的确什么都听不见,“像索尔挥着傻锤子时一样轰轰作响。”

“也许我们应该把他们收起来,”卡玛拉建议道,“我上次看到了‘玩家’把银河护卫队的飞机收起来。”

“我有跟‘玩家’沟通过,”小辣椒无奈地摇头,“这俩东西没办法收起来,他说如果可以,他早就把那碍事的公园收起来了。”

“嘿!我们从来不觉得它碍事!”以夜魔侠为首的一帮来身地狱厨房的英雄们抗议道,“它可有用处了!”

“我在那里玩球。”——这是卢克凯奇。

“我在那儿爬树跟磨爪子~”——这是地狱猫。

“我在那儿练双截棍!”——这是铁拳。

“嗯,我在那儿用餐,那里的环境真的非常棒。”——这是夜魔侠。

“我在那里点着树木来烤棉花糖”——被拖下去的桑塔纳。

“我时不时会在那儿跟纳塔莎聊天,”佩吉耸了耸肩,“那公园的确不错。”

总之跑题的大家一致认为公园的用途特别大。

“也许我们应该说服玩家把它移到离宿舍远一点的地方去,”托尼无奈地说,“这样就不会影响到大家的休息了。”

“玩家把他们安排在这里的意思,就是让我们能经常盯着他们,”小辣椒说,“以防他们跑出来了,而我们不知道。”

“那就放在大家经常会去的地方,”猎鹰高兴地说出了建议,“比如娱乐区,这样队长就能一边跳舞一边看守他们了!”

“好主意,”托尼鼓掌,“这样队长就能节省来回的时间更好地跳舞了。”

“或者可以放到档案馆对面,”小蜘蛛也提出自己的意见,“我看你们经常排着队去使用电脑跟自习课桌!”

“停机场那边也不错,”小黄蜂说,“有一次我看到排队等着飞机去做任务的人都排到了礼堂门口。”

“要不就干脆直接放礼堂门口吧,”托尼说,“反而弗瑞天天在那里呆着。”

大家决定每一个地方都试一下。

他们首先把红骷髅跟罗南移到了俱乐部的旁边。

几天之后他们发起了更大的暴动。

“我们不要再看美国队长跳秧歌了!他一天跳三次舞,每次都是八小时!”红骷髅边大叫边捶着透明盒子,连他最心爱的枪都已经被丢在角落,“滚出舞池!美国队长你个舞痴!”

“我的天啊,”在松鼠女叉着腰站在笼子旁边,脚趾头抱着颗仁子蹲在她肩膀上,“他们居然敢说出这样的大实话,谁再说超级反派都是没胆子的我第一个不答应。”

“那不是秧歌!”美国队长气得脸色发红,“那是我们庆祝用的舞蹈!”

“我也觉得那不像秧歌,”星爵在美国队长感激地目光中站了出来,“应该叫广播体操。”

在星爵被美国队长拖到演武场的同时,原(蓝)子(浩)弹(克)认命地扛起了两个大笼子,搬到了档案馆的对面。

“档案馆不好,”卡玛拉摇头,“他们一直动来动去的,太分散注意力了。这样没办法好好看书了啊。”

“说的也是,钢铁侠跟黑寡妇时不时就来八小时的书,”小黄蜂附和,“再加上他们在动来动去的,我们更没办法看书了。”

“你每次看书都犯困,”洛基说,“他们动不动其实根本无所谓,虫女。”

于是大家又继续搬着两个箱子往前走。

把揪着洛基领子在空中疯狂转圈的小黄峰留下了。

“我觉得飞机场这边不安全,”猎鹰说,“如果他们跑出来的话,可以直接抢了飞机就走。”

“没错,你们看《美国队长3》了吗?”托尼掏出一盒蓝光碟,“就是因为那些蠢货把直升机停在楼顶那么好找的地方才让冬兵这么容易开走的。”

于是大家继续向前走。

“好吧,没路了,”小辣椒叉着腰在学院的尽头站定,“我们只能寄望于’玩家’快点解锁新地皮了。”

大家晃晃悠悠地走回到学院中央,可怜的寇森依然挂在大门上,而他正在用力地挥着手,让大家看到他身后的奇异景象。

“干!”托尼怒骂了一声,“我们才消停下来两天!又来新活动!”

“万圣节到了!”小黄蜂兴奋地拎着洛基在半空飞来飞去,“今年万圣节我要打扮成海盗船长!还要在肩膀上放一只鹦鹉!!!”

  大家随手将红骷髅和罗南丢到了一边,完全不顾两人因为箱子的翻滚而被摔了个七荤八素。

“我要看队长穿COS狼人!”

“我要COS成企鹅!”

“比基尼!比基尼!我想看黑寡妇穿比基尼!”

“我可以COS成小红帽吗?”

“我可以看洛基COS小鹿吗?”

…………

大家呼啦啦地跑远了。

“不管怎么样,”红骷髅强忍着气愤安慰自己,“至少这里不用被迫看美国队长跳舞。”

“垃圾官方!又没地方放东西了!”天上忽然传来了个奇怪的声音,“没办法,只好把东西都移一移了。”

然后,“轰”的一声,

“嘿~老伙计!”美国队长精神饱满地挥舞着自己的双手,“今天过得像往日的好时光一样美啊。”

红骷髅崩溃地抽出自己的手枪……


我想静静

因为之前的硬盘太小了,装我家单反拍的照片直接炸盘了。

于是爸爸给我买了个新硬盘,顺道将被我骂得一文不值的WIN10重装回了WIN7,开开心心地打开电脑耍了几天阴阳师,码了一点字之后忽然想再翻几段学院的对白换换口味。

然后。

然后。

我发现我重装系统意味着我重装了安卓模拟器——我之前的进度没有了。



难受,香菇……

以及学院这次万圣节活动好丧病,官方你快点给我狼人队长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手头上最拖后腿的工作马上就要结束啦!

我要活过来啦!!!!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诈尸!我要码字!我要吃粮!

大家国庆长假快乐XDDDDDDDDD

大家中秋节快乐

昨天因为一些很坑爹的原因生生加班到十点……

未来之战赶着做每日任务结果做完了忘记去交任务……

写了几百字的文看了一下视频觉得脑洞没意思删了……

码了几百楼的《洛大大》结果要去洗澡了关的时候手滑摁了不保存……

我……感觉到了恶意QAQ

【浩大工程】《复仇者学院》(Avengers Academy)对白整理【5.幻视出场+猎鹰后续任务】

最近完全玩物丧志啊,我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未来之战开始去打小基佬。

最近工作上的事有点杂乱,神智有点不清了,昨天检查的时候还发现了好几个超搞笑的神错误。

老规矩,欢迎大家指正,谢谢每一位点进来的亲!

————————————————

主线任务:Creative Vision(幻视的意见)

Loki:Thank you for meeting me, Vision. I never fell bad asking you for advice since you’re a robot.

洛基:谢谢你来见我,幻视。因为你是一个机器人,所以我从来不会拒绝向你咨询意见。

 

Vision: And I always tell you you that I’m a synthezoid, not a robot. And that you shouldn’t feel bad about asking anyone for advice because it isn’t a sign of weakness. What do you want, Loki?

幻视:我总告诉你,我是一个人造人,不是一个机器人。以及你并不需要为向别人咨询感到羞愧,这并不代表你比别人软弱(是一个弱者)。所以你想问我什么呢,洛基?

 

Loki:There’s a temporal disturbance surrounding Avengers Academy that’s concealing great power. What’s the best way to determine its origin?

洛基:现在有一个扰乱时间的力量正围绕在复仇者学院的周围,它们隐藏着强大的力量。有没有最好的方法找到它们的来源呢?

 

Vision: Have you tried studying the ancient Asgardian tomes? Your people are well-versed in calamities affecting time and space...

幻视:你有没有尝试研究过你们阿斯加德的老典籍?你们的人很擅长引起影响时间与空间的灾难。

 

Loki:Well done, robot...

洛基:好主意,机器人……

 

Vision:

幻视:(无奈)

 

洛基去研究了神秘的传说。

 

Loki:You were right. To an extent. Invoking certain spells gave me a clear vision of the timefog, but things are constantly appearing and disappearing. I even thought Caught a glimpse of my brother...

洛基:你的想法是对的。在一定的程度上,利用典籍上的某些法术让我看待时间迷雾时有了更清晰的视野,但那些事物不断出现与消失,我甚至还看到了我的哥哥的一瞥...

 

Vision: I’m sorry it wasn’t more productive...

幻视:(疑惑)很遗憾,听起来它的效果似乎不是特别好。

 

Loki:Nothing is more fulfilling than watching my brother repeatedly disappear...

洛基:没有什么比看着我的哥哥不停在我面前消失更有意思了。

 

Vision: I don’t think I’ll ever understand you, Loki. But I'm fairly certain I can help you understand this timefog.

幻视:我不认为我能永远理解你,洛基。但我相当肯定,我可以帮你了解这些时间迷雾。

 

幻视开氪。然而我氪不起。

 

Wasp:Vision! Tony says you’re thinking about joining the Academy!

小黄蜂:幻视!托尼说你想加入学院!

 

Vision: I am. In fact, I’m thinking the sooner the better...

幻视:的确是的,我想这事儿越快越好。

 

Wasp:Can you imagine your DJing mixed with my dance moves?!

小黄蜂:你能想象一下吗,一个拍摄了打碟的你跟跳舞的我的视频?!

 

Vision: Considering the possibility nearly detonated my neural circuits...

幻视:这个念头已经快要引爆我的神经回路了……

 

 

Vision: I've placed sensors around the campus. Use your sorcery near the timefog, and I should be able to discern something from the corresponding data.

幻视:我已经在校园的周边放置了传感器。你在时间迷雾的边上使用你的法术,这样我应该能从里面识别到相应的数据并进行处理。

 

Loki: Wouldn't be simpler to examine it for yourself?

洛基:如果由你自己来干,会不会更简单一点?

 

Vision: I can't. I'm on my way to dominate a DJ battle.

幻视:并不会,我正要去主宰一场属于DJ的战斗。(好中二……)

 

Loki: I've never heard you make a joke.

洛基:(吃惊)我从没听过你开玩笑。

 

Vision: My DJ skills are no joke.

幻视:我的DJ技能不是用来开玩笑的。(所以幻视是真的要去参加一场DJ比赛)

 

Loki: 

洛基:(洛基很吃惊)

 

Vision: The timefog is intergalactic in origin. Even more strange, once I knew what to look for, I discovered trace amounts of it in all living matter, including myself...

幻视:时间迷雾的来源是地球之外的星际。更奇怪的是,当我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之后,我发现在所有的生物身上都追踪到了微量的那些物质,包括我自己。

 

Loki:You discovered all of that while DJing?

洛基:你在你打碟的时候发现了这一切?

 

Vision: Unfortunately, no. Hydra attacked the city, so I completed the calculations while destroying a troop of tanks, but I missed the DJ competition, and never had a chance to crush my set.

幻视:不幸的是,并没有。九头蛇攻击了城市,所以我在摧毁他们的坦克部队的同时完成了计算。但是我错过了我的DJ竞赛,也再没有机会去粉碎我的装置了。

 

Loki: I rarely say this about anyone but myself, but you are quite impressive.

洛基:我从没有对除我自己以外的任何人说过这样的话,但你实在让人印象深刻。

 

Vision: Thank you, Loki, but I'm just an extremely powerful synthezoid with exceptional DJ skills. Nothing more. Now Let's go get some answers from the timefog...

幻视:谢谢你,洛基。但是我只是一个有着特别DJ技巧的极期强大的人造人而已。现在,让我们从时间迷雾里找到我们的答案。

 

Loki:Do you have any theories on the timefog?

洛基:你对时间迷雾有什么理论吗?

 

Vision: I believe it's the result of a single act, and that everything, including us, may have been born from a single mind.

幻视:我相信它是一个个体行为引起的,引申到所有人,包括我们自己,可能是从我们每一个人的精神中诞生的。

 

Loki:Fascinating. We need to discover who before my father takes credit...

洛基:棒极了,我们得在我父亲抢到功劳之前找到是谁干的。

 

Vision: I believe I know how. If you expend a great amount of energy, I can test yours in comparison to the energy emanating from the timefog. We can at least determine if it's Asgarding in origin.

幻视:我相信我有办法。如果你消耗大量的

 

Loki: What should I do?

洛基:我应该做些什么?

 

Vision: Dance like you've never danced before...

幻视:像你从来没有跳过舞一样地去尽情舞蹈吧。

 

(喵喵喵喵???)

 

Loki:What were you able to conclude?

洛基:于是你能得出什么结论?

 

Vision: That for the god of mischief you are incredibly gullible.

幻视:作为恶作剧之神的你,其实是很容易欺骗的。

 

Loki: You tricked me?!

洛基:你欺骗了我?!

 

Vision: I learned from the master. Or perhaps I've surpassed him...

幻视:我从主人那里学到的,不过我可能已经超越了他…… (我不确定master指代的是谁)

 

Loki: I hate you significantly less than my classmates, Half-Man. I sincerely hope you join the Academy to help me solve this timefog, and lay waste to my enemies.

洛基:跟我的同学们比起来,我明显并不那么讨厌你(这句完全不确定),半人类。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加入学院来帮忙我解决时间迷雾的问题,以及干翻我的敌人们。

 

Vision: Right after I teach you how to dance...

幻视:在我教你怎么跳舞之后……


————————————————


主线任务:Blast Off!(发射升空!)

Iron Man: Don't worry about Black Widow. She's just stressed out about Hydra, and mad that I keep rejecting her romantic advances. Let's talk about hwo I Starked-up your pack.

钢铁侠:不要担心黑寡妇。她只是太在意九头蛇,而且快要因为我一直拒绝的浪漫求爱而疯狂了,让我们谈谈我要怎么按史塔克的方式来改装你的背包。

 

Falcon: Awesome! What'd you do?!

猎鹰:太神奇了!你做了什么?

 

Iron Man: I reconfigured it with variable specific impulse magnetoplasma rockets.

钢铁侠:我重新配置了它的可变比冲磁等离子体火箭(这什么鬼)

 

Falcon: ...

猎鹰:(跟猎鹰一起没在懂)

 

Iron Man: I made it crazy fast. Like so fast it might literally make you crazy. Just test it out before the mission to make sure it isn't too much.

钢铁侠:我让它疯狂地快(这个我都想翻成TMD了)。快得像要让你真的疯掉一样,你必须在开始任务前测试好它,确保它没有太快。

 

Falcon: No such thing...

猎鹰:没有(太快)那样的东西……

 

Iron Man: Nice flying, Falcon. I never say this out loud, but I might actually be able to learn some thing from you.

钢铁侠:漂亮的飞行,猎鹰。我从不会这么张扬地说出来,但我的确从你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

 

Falcon: Thanks, Tony. What you did with this rig is incredible. I never got close to hitting speeds like that before.

猎鹰:谢了,托尼。你对这台机械做的事真是让人难以置信。我从来没有试过有接近过这么快的攻击速度。

 

Iron Man: Cool. Let's hurry up and take care of Hydra so we can focus on the improtant things like racing, and repeatedly buzzing by Fury's office.

钢铁侠:好棒了,让我们快点好好关照(搞定)九头蛇,这样我们就可以专注于重要的事情,比如飞行——然后我们被弗瑞叫到办公室去听他嗡嗡个不停。

 

主线任务:Punch out!(拳无虚发)

Falcon: Where do you go to practice hand-to-hand combat?

猎鹰:你们是在哪里进行近身攻击训练的?

 

Loki: I don't spend my spare time punching things like some sort of dim-witted Dwarven pugilist. Fighting is for people who lack the talent and intellect to do damage without getting their hands dirty...

洛基:我从不把我的空余时间浪费在像矮人拳击手那样去击打某些东西上(队长躺枪),战斗不过是让那些缺乏天赋和才智的的人去搞破坏的同时还不会弄脏自己的手罢了。(我总觉得这句不对劲,是指打架又不污名声的意思?)人们的争斗,在于从没经历挫败,却光靠低弱的直觉和智力所挑起的(找了基友代译了一句哈哈)

 

Falcon: I heard your brother is one of the best fighters ever...

猎鹰:听说你的哥哥是史上最好的战士之一……

 

Loki:My point exactly...

洛基:而我的观点正好(是相反的)……

 

猎鹰打了一套沙袋。

 

Loki: Do you feel better after punching that filthy, defenseless bag?

洛基:在打了那个脏兮兮又手无寸铁的袋子之后,你感觉好些了吗?

 

Falcon: I do. I love the exercise, and if I'gonna hang with you guys, I need to be ready to fight.

猎鹰:是的!我喜欢运动,而如果我要加入你们这些人当中,我需要准备好去战斗。

 

Loki:You honestly believe you can fight alongside gods and Super People?

洛基:你确信自己有能力跟神与超能力者一起并肩作战吗?

 

Falcon: I don't know. But at least I'm not afraid to try...

猎鹰:我不知道,但至少我不害怕去尝试……

星航三刷完

银女士:X的,又是老娘的便当。

神盾航空母舰:不生气不生气,快点吃,不然一会儿你又要复活了。

银女士:没错,我得吃快点,不然还没吃完又要上场了!


吉姆:让我们来点噪音吧。

星爵:摇滚跟R&B,你比较喜欢哪一个?

蚁人:来首The Cure的怎么样?


老骨头:我先研究一下怎么停下这个玩意儿。

火箭:谁说我不会开战机,啊哈哈哈哈哈冲啊宝贝儿!


Rhomman行政官老婆:我老公正在防护网的外面!

苏鲁老公:这么巧,我老公也是。

Rhomman行政官老婆:我得照顾好我们的女儿。

苏鲁老公:这么巧,我也是。

Rhomman行政官老婆:……

苏鲁老公:一起走?


U姐:………………?

加魔拉:…………??!

【浩大工程】《复仇者学院》(Avengers Academy)对白整理【4.招募猎鹰】

2号过去了,我的生日过完了~这也说明我跳进盾冬坑里,已经两年啦……

好的,为了过生日,今天不码文。

#要理直气壮地说得好像平时有码字一样!#


好困,打了鸡血一样码了一晚上。家里的网有问题一直断断续续的,游戏读几句断几分钟,抓心啊……

基本是对着游戏不看WORD的盲打,难免会出现拼写或录入错误然后导致翻译有误,加上本人的英文水准也就那样基本放弃拯救了,无限欢迎大家指正交流!

最后附加一个黄蜂跟洛基的小彩蛋。

不要招惹任何一个复仇学院里的女生——来自邪神的忠告。

——————————————————————

主线任务:Get Ready for takeoff!(准备起飞)

Pepper Potts: I found an expert aerialist to help us stop whatever Hydra's plaanning!

小辣椒:我找到了一位高空特技人员来帮助我们阻止九头蛇的任何计划!

 

Tony Stark: I'm an expert aerialist...

托尼:我就是一个高空特技人员……

 

猎鹰到达学院

 

Nick Fury: Welcome to Avengers Academy, Falcon. I hope you're ready to jump into the action.

尼克·弗瑞:欢迎来到复仇者学院,猎鹰。我希望你已经准备好参与到行动中去了。

 

Falcon: Yes, sir. You really think a guy without powers can help?

猎鹰:是的,先生!但你确定一个没有超能力的人能给你们帮助吗?

 

Nick Fury: Once we get you settled in, and modify that jetpack, you'll be just as much of an Avenger as anybody else here.

尼克·弗瑞:一但你确定留下来,并改装好你的喷气背包,你跟其他在这里的人一样成为复仇者了。

 

Falcon: Any special advice?

猎鹰:您有什么特别的建议吗?

 

Nick Fury: Same advice I give everyone. Do everything I say, and fight Hydra.

尼克·弗瑞:我给每个人同样的建议。按我说的一切去做,以及跟九头蛇战斗。

 

解锁猎鹰的四个任务的对话:

 

No.1 收集5个加强版喷气背包(对话对象为尼克弗瑞)

 

Falcon: You can never have too many jetpacks. Mine's starting to make a rattling sound.

猎鹰:你永远不会觉得自己拥有太多的喷气背包,我已经开始卡卡作响了。(感谢 @ALEXSPARX 指正!)

 

No.2 7本复仇者的练习册(对话对象为尼克弗瑞)

 

Falcon: Sweet. If I ever get bored of flying blasting, and meeting superhumans, I'll probably study.

猎鹰:太贴心了。如果我厌烦了飞行射击训练跟与超级人类见面的话,我很可能会学习一下的。

 

No.3 托尼的特殊改进任务

 

Falcon: Crazy to think that a guy with wings and a jetpack is the most normal one here.

猎鹰:在这里,一个有着翅膀跟喷气背包的男人是最正常的——这种想法太疯狂了。

 

Pepper Potts: Yeah, there's a lot of weirdos...

小辣椒:是的,这里有很多的怪人……

 

No.4 学分

 

Falcon: Where do you guys sell the Super-Soldier Serum?

猎鹰:你们在哪里卖超级战士血清?

 

Pepper Potts:???

小辣椒:(What 脸)

 

解锁猎鹰

猎鹰人物简介:

I've got the moves to be an Avenger. And the jetpack doesn't hurt.

Skills: Aerialist, Acrobat, Martial Artist, Bird Enthusiast

我成为了一个复仇者,以及喷气背包对我并没有伤害。

技能:高空特技、杂技、武术、鸟类爱好者。

 

Falcon: Hey, I'm Falcon. Or you can just call me Sam. I'm, really--

猎鹰:嘿,我是猎鹰,或者你可以直接叫我山姆,我是真的——

 

Black Widow: You have combat experience?

黑寡妇:你有战斗经验吗?

 

Falcon: Yeah. I mean, in simulations...

猎鹰:当然,我指的是,模拟战斗中……

 

Black Widow: This isn't a simulation. Hydra will try to kill you. You mess this up, and I'll do worse.

黑寡妇:这不是一次模拟演习,九头蛇会想尽一切办法杀死你,而你搞砸了,我也会变得更糟。

 

Falcon: It's nice to meet you, too...

猎鹰:额,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

小彩蛋:


Wasp: Have you liked our facebook page?!

小黄蜂:你给我们的脸书页面点了“喜欢”了吗?(你喜欢我们的脸书页面吗?)

 

Loki: I've enjoyed the parts with me, but I get more than enough of you and Armor-man as it is...

洛基:我挺喜欢关于我的部分的,但是我受够了你关于你跟钢铁男的东西了……

 

Wasp: But have you "Liked" it?

小黄蜂:然而你“喜欢”了它吗?!

 

Loki: Do you have auditory difficulties? I just said I've thorougly enjoyed the extra adoration, and the saucy Midgardian commenters...

洛基:(不耐烦)你有听觉障碍吗?我只是说我非常享受那些额外的崇拜,还有无礼的中庭评论者。

 

Wasp:GO LIKE THE AVENGERS ACADEMY FACEBOOK PAGE, AND YOU'LL GET FIVE FREE INFINITY GEM SHARDS!

小黄蜂:(气愤)去给复仇者学院的脸书点“喜欢”,然后你会得到五片免费的无限宝石碎片!

 

Loki:

洛基:(惊慌)

 

Loki: You'll be pleased to know that I officially liked the Academy's Facebook page. Largely because I plan on harnessing the power of the Gem Shards to further my goals.

洛基:你应该感到荣幸我正式地给学院的脸书点了“喜欢”,当然这主要是因为我打算利用宝石碎片的力量来达成我的目标。

 

Wasp: Are you ever gonna accept my friend request?

小黄蜂:你就从来没有准备接受我的好友请求吗?

 

Loki: Are you going to give me additional Infinity Gem Shards?

洛基:你准备给我更多的无限宝石碎片吗?

 

Wasp:...

小黄蜂:(气愤)……

 

Loki:Fine. I would rather have you as my internet friend than my real-life enemy...

洛基:好吧,我宁愿你是我互联网上的朋友,也不愿你成为我现实中的敌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打开它了!!!!!

……我能说什么

我们家可爱又酷炫的机甲制造师托尼,简直来者不拒Σ(っ °Д °;)っ

今天七夕了

你们以为我会更新吗?








并不会,只想歪在床上刷奥运

桃心气球的正确用途【又名“浪漫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并不适合超英谈恋爱】

看到微博上最近很火的那个发射爱心然后对方劈碎的表情包,突然脑了个小段子。发出来证明一下自己还活着:)

CP:盾冬 猎蚁 一点点根本看不出来的鹰寡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美国队长最近忽然多了一个新技能。

被奇异的粉色光线照射到的美国队长终于被一群医生跟科学家踢出了门,用他们的话来说——除了双手比心的时候会莫名飞出一群群的粉色气球之后并没有其它的病状/研究的价值。

兴冲冲地并肩蹲在他家门口的托尼跟布鲁斯失望地瞪了他一眼,嘟嘟囔囔地走了。

“你们就是不能盼着点好是吧,”史蒂夫哭笑不得,看着纳塔莎面有愠色地从钱包里掏钱给克林特,“你们居然还拿这种事情来打赌?”

“毕竟我们已经经历太多这种事情了,”纳塔莎耸了耸鼻子,“洛基上次逃跑之前还发誓要把你变成女的,真让人失望。”

“总之你多了一个比心技能,”旺达兴奋地圈着他打转,“队长,快让我看一看。”

无奈的史蒂夫只好伸出四根手指,笨拙地比了个心型。

一群粉色的气球争先恐后地从他背后飞了起来,很快就把天花板盖住了。

“我的天啊,”旺达更兴奋了,“真可爱。”

“也许你可以考虑到孤儿院去当几天义工,”克林特抓住了一只还没来得及飞走的气球,“那里的孩子们会爱死你的。”

孩子们会不会喜欢史蒂夫的气球攻击大家不知道。

但冬日战士爱死它了。

“天啊,史蒂夫,”巴基看到那些粉色心型气球时惊讶疯了,“天啊!我爱死你了!”

“哦,多浪漫的表白,”旺达跟山姆远远躲在射击场的门后看着,“你应该学学他。”

“不敢相信,”山姆也赞叹,“我也有一天佩服一个老古董的浪漫的一天。”

“我不喜欢粉色的桃心气球!”站在山姆头顶的斯科特怪叫,“一点都不!”

“看看,巴基多激动!”旺达拍了拍身边的小伙子,“他一定会给队长一个爱的亲吻,快准备好相机!”

“哦哦!”彼特手忙脚乱地打开了相机,“我准备好了!”

然后大家看着史蒂夫领着一群又一群的桃心气球,向着射击场的另一头走去。

“这是做什么?”旺达不满地低吼,“说好的亲吻呢?”

山姆不得不抓住她的外套以免她摔到门里去。

“准备好了吗?”巴基大声问,“我要开始了。”

呯呯呯!(枪响)

呯呯呯!(大家摔倒的声音)

“超爽!”巴基挥着自己的吐司,向坐在自己对面的纳塔莎夸赞着自己昨天的乐子,“我敢跟你们打赌,这是史蒂夫最棒的时刻了。”

“甚至超过在床上?”纳塔莎揶揄他,“不会吧。”

“那不能相提并论,”巴基喝完了牛奶,“你得知道,那么多气球!那么多!”

五分钟后他们推开了射击场的大门。

“嘿,你们两个!”托尼跟他们打招呼,“我们的粉红派对已经要过半了!”

“我还不知道这次的派对名这么恶俗,”克林特背着箭筒在他身边跑过去,“我现在是第一名——纳特快来!”

“等着吧,”纳塔莎从旁边的武器架上拿起了自己惯用的模拟枪,“你马上就要退居‘老二’了,克林特。”

她一边说着,一边冲进了气球的海洋里,开始了对气球们的大‘屠杀’。

“嘿,你们是不是忘记了我的存在,”巴基微笑着‘上膛’,“第一名只会是我。”

最后的冠军是布鲁斯。

被斯科特失手打中PP的浩克追着大家在射击场里跑圈,一路碾破气球无数。

派对结束之后大家都累得躺倒在地上,边喘气边大笑。

大家都爱死了史蒂夫了。

为什么一队不能四个人!!!为了带莎伦美队练级只能把猎鹰给换下去了嗷嗷,以及为什么不出“美国梦”莎伦卡特!《美队军团》里我还挺喜欢她的!特别是她带着头盔而且一点都不肉筋的身材QWQ【我才说不会全新全异的女美队太壮了实在不是我的菜呢。


以及托尼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


每天都被大家帅出一脸脸的血(*/ω\*)

遇到了一个超级疼的BUG……
可怜的小蜘蛛⊙﹏⊙

以及黑猫头像越看越像Iggy……不由自主脑补了说唱歌手黑猫跟摇滚歌手卡魔拉以及原创独立歌手冬兵(不)之间的舞台争霸战……队长,你会为谁转身!?

以及,基友说章鱼怎么那么像包贝尔,害我已经无法直视他了ヽ(  ̄д ̄;)ノ

Cassie (全员向,微STUCKY+猎蚁)

嗷嗷地萌嗷嗷!!!

Mostly红茶less:

答应环总的凯西和team cap,于是搓了几个小片段,不过好像稍微有点儿超纲2333333

小萝莉什么的最棒了。


1.Cassie and Steve

Cassie去瓦坎达了。小丫头开心的不得了,一边和Scott叽叽喳喳的说着自己去了瓦坎达要干什么,一边挥舞着那只丑兔子。Scott在一旁心不在焉的听着,满心盘算的却是回头要怎么和前妻交代。

当然,这不是Scott的错。

这都是Steve的错。

经过Scott的“苦苦哀求”,再加上皮姆博士的保证(事实上这一点更为重要)。前妻终于允许Cassie去Scott身边小住几天。

Scott在厨房接受指示。9点以前必须睡觉,只能吃一根冰激凌,糖不能多吃,以及,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让Cassie甜言蜜语的哄着哪个复仇者带她去冒险。

门口,美国队长正等着Scott听完指示,跟他们汇合。

Cassie站在Steve的身边,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盾牌的边缘。

“联合国的案底我可没法消。”警察先生哼哼了两声,“我就……假装你们来的时候我不在吧。”他说着,抬起头,试图无视站在自己正对面的美国队长。

“我会照顾好她的。”Steve严肃地对警察先生说。

“啦啦啦啦,仿佛听到了一阵风声。”警察先生继续望着天花板。

到此,一切都很顺利。

麻烦出现在他们挤上队长的车以后。

Scott有点后悔没带制服,两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小丫头挤在后座已经很艰难了,何况这两个男人之中还有一个是浑身肌肉的美国队长。

“所以,你现在住在非洲?”Cassie倒是毫不在意,干脆爬到Steve的膝盖上,睁大眼睛看着他,“那你看到大象了吗?”

“当然,不但看到了大象,还看到很大的黑豹。”Steve笑着拍了拍Cassie的头。

“多大?有这么大嘛?”Cassie伸手比划了一下,差点打到她爹的脸。

“比这个大多了。像你爸爸变大以后那么大……”Steve刚说完,就看到Scott在Cassie背后冲他死命摇头。

可惜,太迟了。小丫头立刻兴奋了起来:“爸爸,我想去!”

“非洲太远了,路上要好几个月呢,Cassie。以后有机会再让你爸爸带你去。”Steve无奈的把快要跳起来的小丫头按在腿上。

“可是,上回Bucky叔叔有事情,你一下子就回去了!比妈妈送我上学还快!”Cassie坐直身子,直视着Steve的眼睛。

“队长,这话你可没法否认。”Natasha头也不回的说道。

Steve有些生气的瞪了Natasha一眼,可惜司机小姐只留给他一个高冷的背影。

“拜托了,Steve叔叔,我想去看大黑豹。”Cassie说着,伸头在Steve的脸上亲了一口。

于是,Steve投降了,完全不顾在一旁瞪眼抹脖子的Scott。


2.Cassie and Wanda

飞机总是有的,这就是和国王陛下交了朋友的好处之一。但Scott此刻完全没心思去研究那个身价比他身价高多了的昂贵的酒柜,正忙着和前妻汇报情况:“就是……带Cassie看看大自然,树林啦小溪啦小兔子什么的……”

当然,他说这话的时候很心虚,只好急匆匆的借口哎呦信号不好到了地方给你回电话吧电话挂了。

Scott打电话的功夫,Cassie已经钻进了wanda的房间。

“我的蚂蚁,有这~~~~~~~么大!你也可以让它飞起来吗?”

“可以。”wanda一边说着,一边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

“那我呢?你也可以让我飞起来吗?”

“也可以。嘿,别这样看着我,我不会这么做的。”

“为什么?我想飞一下试试,爸爸都不让我骑他的蚂蚁……”Cassie瘪了瘪嘴。

“所以你爸爸更不会同意这个,万一你不小心摔下来怎么办?”wanda摇摇头,收起了超能力。玩具兔子从半空中掉下来,落在Cassie的怀里。

“你会让我摔下来吗?”Cassie抱着兔子,睁大了眼睛。

“当然不会。但……”wanda为难的说。电视节目上正好又开始讨论索科威亚协议,她于是指了指电视,冲Cassie摊了摊手,“你瞧,万一我没控制好……”

“我不喜欢他们。”Cassie气鼓鼓的坐在wanda的床边上。

“Cassie……”

“不喜欢他们,他们总是说你做得不好的地方。可是你救了其他的那些人,他们也没说谢谢。”Cassie继续气哼哼的说道。

“你这么想?”wanda睁大眼睛看了看Cassie。

“当然!所以……wanda姐姐,来嘛,我想飞一下试试。”Cassie干脆抱住了wanda的胳膊。

“我之前常觉得Cassie是你的女儿这一点非常不可思议。”Steve靠在门口,看着两个姑娘在房间里闹成一团,“现在看来,她果然是你的亲生的。”他说着,伸手拍了拍Scott的肩。

然而Scott此刻完全无心接受来自偶像的赞扬。

“完蛋了,以后更没借口不让她骑蚂蚁飞了……”


3.Cassie and Sam

下了飞机,小丫头一下子就冲上去抱住了来接她的Sam。

Scott有点儿受伤。

其他人纷纷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只有队长因为打赌输了五块钱有点儿不开心。

“我记得你说你要处理很麻烦的事情。”Steve走到Sam身边,咬着牙说道,“这么快就回来了应该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儿吧。”

“额……啥?”Sam一头雾水的看着Steve。

“别担心。”wanda拍了拍Sam的肩,“我们打赌你会不会来接,他输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Sam嘟囔了一句,一把抱起小Cassie,用自己的胡茬去蹭Cassie的脸。

“Sam叔叔,你好久没来找爸爸了。”小丫头伸出双手捧住Sam的脸,“你不喜欢爸爸了吗?你也要像妈妈那样和爸爸离婚了吗?”她说着瘪起嘴,摆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wanda瞪了他一眼,走了。

Natasha也瞪了他一眼,走了。

Scott也瞪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抱过Cassie。

动作娴熟,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Cassie,我……嗯……和你爸爸……不是一对儿……没什么离婚不离婚的。”Sam结结巴巴地说道。

“可是你给爸爸送花。”Cassie咬着手指说道,“我只见过另一个爸爸给妈妈送花,还有Steve叔叔给bucky叔叔送花。如果不是,你为什么要给爸爸送花?”

“那……那是因为……Sam叔叔在花里藏了重要信息,你知道,像间谍那样。”Scott故作神秘的冲Cassie眨眨眼睛。
骗谁啊!Steve想起自己刚刚输掉的五块钱,在心里用力翻了个白眼。


4. Cassie and T'Challa

国王陛下从没想过自己的亲卫队会被人收买,更没想到会这么快被收买,更加没想到姑娘们居然会被一颗糖收买。

好吧,还有一个亲吻。

行贿者一见到亲卫队就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一把棒棒糖,往每个姑娘手里都塞了一根。

“妈妈说去别人家做客要带礼物。”Cassie坐在Scott的怀里,在每个姑娘的脸上都亲了一口。“谢谢你们来接我。”

亲卫队瞬间倒戈,T'Challa丝毫不怀疑,要是Cassie现在振臂一呼,他的亲卫队分分钟能把自己从王位上拖下来。

还好,Cassie是个没野心的小丫头,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有用了一夜之间推翻一个帝国的力量。她现在分离挣脱Scott的怀抱,抱着自己的书包,小跑到国王陛下身边。

“谢谢你让我住你的宫殿。”小丫头举起一根棒棒糖,递给国王陛下。

国王陛下的心融化了一半。

Cassie攥着手里的最后一根棒棒糖,盯着国王陛下看了一会儿。

“这个也送给你,谢谢你帮Steve叔叔救我爸爸。”

国王陛下的心彻底融化了。

Cassie扯了扯陛下的衣角。“外面那只石头的大黑豹,到了晚上会活过来吗?”

“别害怕,它不会活过来的。”国王陛下弯下腰拍了拍Cassie的头。

“我不害怕,我就是想摸摸它的肚子。”Cassie看着窗外巨大的黑豹石雕,露出渴望的眼神。

她盯着石像看了一会儿,然后把头转向了国王陛下。

国王陛下忽然觉得背上有点儿冷。

不,我不会躺下让你挠肚皮的!

“这么大的黑豹活过来,你不会害怕吗?”国王陛下迅速转移话题。

“为什么要害怕,它不是你的豹子吗?你不会让它咬我的。”Cassie自信满满的说,“我家的蚂蚁也很大,有这~~~~~~~~~~~~~么大。”Cassie说着比划了一下,“下次我来的时候带来给你玩儿,它是活的!可以动!”

过了两天,警察先生的家门口出现了两个一身西装口音奇怪的人。

“这是我们国王陛下送给Cassie小姐的礼物。”

警察先生冲着屋子里大喊:“亲爱的!有个什么国王送了Cassie一只蚂蚁!是‘那位先生’的熟人吗?”他说着伸手摸了摸蚂蚁雕像,“还是金属的!”


5.Cassie and  Bucky

Cassie走过来的,bucky正坐在台阶上看天。瓦坎达的天气总是雾蒙蒙的,适合坐在外面,理清思绪。

“我可以坐在这儿吗?”Cassie抱着自己的小背包,站在bucky身边。就算bucky是坐着,Cassie也没有比他高太多。

bucky看了一眼Cassie,点点头。

Cassie一屁股坐在bucky身边。“bucky叔叔。”小丫头的声音甜得不得了。

“你认识我?”bucky有些惊讶。

“Steve叔叔总说起你,还给我看过你的照片。他有好多你的照片,Sam叔叔说总有一天你的照片会挤爆Steve叔叔的手机。”她说着,充满渴望地看着bucky的左臂,“我可以摸一下吗?就一下,保证不弄坏!”

bucky盯着Cassie看了一会儿。

bucky也没坚持住。

Cassie小心翼翼的把手贴在bucky的胳膊上。

“哇!它有温度!这太酷了!”小丫头看着自己的手心,大声说道,“我以为会是冷的,像冬天的铁栏杆那样,会黏住舌头。”

“难道你舔过?”bucky忍不住逗她。

“哎?你怎么知道!”小丫头又叫了起来,刚喊完,就迅速用手捂住嘴巴,“哎呀,你是超厉害的冬兵嘛,当然什么都知道。”Cassie说着,竖起一根手指压在自己的嘴上,咯咯直笑,“你不要告诉我爸爸哦,这是我们俩的秘密。”

她说完,低下头,开始翻自己书包。

翻了半天,拿出一个饭盒,饭盒上画着两只小丑鱼。

Cassie捧着饭盒想了想,转过头对bucky说:“也不可以告诉Steve叔叔,我知道你们俩什么话都说,但是这个不可以告诉他。”

bucky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Cassie打开饭盒盖子。

饭盒里是四个圆滚滚的李子。

“我妈妈昨天刚买的,可甜了!”Cassie说着拿了两个放在bucky手里,“这两个给你,还有两个是我的。我们俩偷偷分。”

她说着,冲bucky眨眨眼睛。

“好,我们俩分。”bucky说着,咬了一口李子。

是挺甜的。


6.Cassie and Clint

“Clint叔叔!!!!”Cassie冲着clint冲了过去。“小Cassie!!!!”clint也冲着Cassie冲了过去。

两个人假装许久未见地热烈拥抱了一下,clint娴熟把Cassie拎起来,抗在自己的脖子上。

“clint叔叔,我什么时候能去你的农场玩儿呀?”Cassie整个身子都趴在clint的脑袋上,远远看上去像是clint的帽子。

“要等clint叔叔把厨房修好呀。”

“clint叔叔你什么时候能吧厨房修好呀。”

“要等clint叔叔回家以后呀。”

“clint叔叔你什么时候回家呀?”

“要等联合国不在把clint叔叔当成通缉犯的时候。”

“联合国是坏人。”Cassie气呼呼的大声说。

Scott不满的瞪了clint一眼:“不要教Cassie奇怪的东西,下回她考试的时候乱写,最后倒霉的还是我。”

“好吧,不讨论这个问题了。”clint咂咂嘴,“Cassie,要不要去看clint叔叔射箭?”

“要!”Cassie举起双手欢呼,“这回我要顶个苹果在头上!”

“好!那我们先去挑个又红又大的苹果!”

clint说着,扛着Cassie跑远了。

留下一个Scott一个在原地懵逼了一分钟。

“等等,clint!你还是教Cassie奇怪的东西吧!”


7.Cassie and Thor

Cassie想摸摸锤子。

她已经盯着锤子看了半天了。

锤子被Thor拎在手里。高大的神已经和瓦坎达国王讲了半天的话了,用一种听上去像是英语但是Cassie怎么也听不懂的语言。

Scott说那是外交辞令,等Cassie长大以后就会明白。

所以,只要长大,就可以自动习得一门新的语言,Cassie对这个技能点表示很满意。

两个大人终于说完话。

Cassie走到Thor身边。

“哦,令人尊敬的伟大的雷电之神。”Cassie较劲脑子回忆自己在课本上学到的超过六个字母的单词,“我能否摸一摸您的锤子。”

她说着扯着自己的裤腿,别别扭扭的行了个屈膝礼。

还差点儿摔倒。

亲卫队集体发出“哦~~~”的声音,国王陛下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Scott一脸“我女儿最近又学了不少新词身为爸爸好骄傲”的欣慰表情。

Thor哈哈大笑,一把把Cassie捞起来抗在肩上。

“我好想还没有请教这位可爱的小淑女的姓名?”

“我叫Cassie……Cassie Lang,是Scott Lang女儿。”

“你喜欢我的锤子?”

Cassie疯狂地点头:“它看上去实在是太酷啦!我可以摸摸它的花纹吗?”

“它叫Mjolnir。”thor把锤子举到Cassie眼前。

Cassie开心的伸出手摸了摸花纹,一边从嘴里发出类似“咪咪”或者“咩咩”的声音。

Thor又笑了:“你可以叫它喵喵锤。”

“喵喵锤有多重?”

“嗯……”Thor想了想,忽然问道,“Cassie,你想拎一下试试吗?”

“想!”

Cassie回答得干脆利落,直接伸出双臂抱住整个锤子。

“比我想象的要轻好多。”Cassie说着,把锤子举起来一点儿,好让Scott看见,“爸爸,这个锤子好轻,太神奇了!”

Scott看着Thor偷偷顶着锤子手柄食指,感激地点了点头。


8.Cassie and Scott

疯了一整天,Scott总算在9点的时候把Cassie哄上了床。

“今天玩儿的开心吗?”Scott把女儿抱在怀里,捏了捏Cassie的鼻子尖。

“开心。”Cassie仰起头亲了亲Scott,“我喜欢这儿的每一个人。”

“但小Cassie最喜欢爸爸了对吧。”Scott一脸嘚瑟的用胡茬去蹭Cassie的脸蛋。

“当然最喜欢爸爸了。”Cassie抱着兔子,睁大眼睛看着Scott“不过,爸爸,你和Sam叔叔……真的不是Steve叔叔和bucky叔叔那种关系吗?”

“Cassie爸爸和Sam叔叔是那种关系吗?”

“嗯……希望,因为Sam叔叔在的时候,爸爸看起来比较开心。”

Cassie说着说着,咬着兔子的一只耳朵睡着了。

Scott亲了亲Cassie的额头:“好吧,既然你这么说……”


THE END


我明明应该在今天发队长的生贺了

为什么我还在肝游戏【一脸答

【盾冬 猎蚁】《全民内战》2(接队3 部分描述可能引起角色粉不适,请慎重)

部分描述可能引起角色粉不适,请慎重

部分描述可能引起角色粉不适,请慎重

部分描述可能引起角色粉不适,请慎重

所有章节请看:点这里

从我对内战法案的一点解读开始挖掘了更深层的一些细节跟想法

内战之后的超英们,无论你支持或反对法案,都会深受舆论困扰。

此文分为三节,第一节为托尼篇 第二节为反对派篇 第三节为民众篇。

看一个针对英雄的法案,如何在普通民众、有心人引导之下,发酵成一次全民内战。

当然我没有什么特别强的政治思想,只写我想写的,现实会怎么样我不并不能担保

会有OOC,某些角度上带雷,有的姑娘看完之后可能会觉得不舒服,慎

我真的没有恶意,对任何一个角色都没有,相信我

————————————————

将巴基拜托给友善的瓦坎达国王后,史蒂夫带领着自己的朋友们离开了瓦坎达皇宫,到宫外的一处小房子里安顿下来。

尽管老国王自称瓦坎达与世隔绝,但他们的科技水平一点儿不比外面的世界逊色多少,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在追逐未来的同时并不会抛弃传统,特查拉不止一次透露出他与他的国民到神明与传说的尊敬。

“有人说,尊敬是因为恐惧,”山姆说,“恐惧令人顺从。”

“某方面而言,的确是的,但那是敬畏,”史蒂夫抬头看着那尊巨大的黑豹雕像,“真正的令人景仰,从不是用力量来使人屈服,亦不是用恐惧来控制他人。”

“恐惧是种不错的力量,”旺达也昂着头,“但过分的恐惧会催生勇气,而勇气的力量往往比恐惧更为强大。”

“不然为什么老RPG冒险游戏的主角通常都叫勇者呢?”山姆笑着拍了拍小姑娘的头,“反之,会被恐惧打败的,叫做懦夫。”

“队长,”克林特在路的那一天呼叫着他们,“国王派人来找我们。”

他们汇集到特查拉的会客厅中,特查拉正表情严肃地翻看一叠文件,随着史蒂夫他们的到来,他将文件推了过来,并轻轻叹了口气。

“我想你可能需要看看这个,你们的网络上充斥着诋毁批评你们的言论。”

“在罗马尼亚看到冬兵的那一刻我就有这种预感,”山姆第一个接过那叠厚厚的纸,“他刚刚重新登场就是因为有人搞出了一个大新闻。”

注意到特查拉表情的克林特用力在山姆小腿上踢了一脚。

“没关系,”特查拉发现了这个小动作,“我没有放过真正的仇人,父亲会感到高兴的。”

“天哪,老皮姆会杀了我,”斯科特看着那些关于蚁人的议论,“他会叫来一大群的红火蚁,把我咬得一片一片的。”

“别害怕,”旺达笑着拍了拍他的臂膀,“我们会把你救回来的。”

“你好像一点都不介意,”克林特有点惊讶地看着她,“我还以为你很伤心。”

“嗯,这只是他们的那什么?杏仁体造成的恐惧在作祟,”旺达摆了摆手,“而我不能害怕他们,如果我永远活在对他们恐惧之下,我将永远失去战斗下去做更好的我的勇气。”

“你的想法非常正确,”特查拉向她点了点头,“马克西莫夫小姐。”

“她能这么快地解开心结还要多谢你们瓦坎达可爱的小姑娘,”山姆翻着关于自己的那些网络评论,“你可以当心了,好几个小姑娘都希望能像她一样——她们怎么说来着?拥有强大的力量,可以做更多的事,还可以帮助国王陛下保护我们的国家。酷极了!”

特查拉也笑了。

“嘿,队长,你一直不说话,”斯科特望向了静静坐在一边的史蒂夫,“你不会把这些人的胡说八道放在心上吧。”

“并不全是胡说八道,”史蒂夫沉着声音说,“我倒希望这真的是在胡说八道。”

“怎么了,伙计?”山姆走过来拿起他手边的报告,“难以置信,他们真的把史密森尼的展厅撤掉了?”

“什么!”斯科特冲了过来将文件夺了过去,“干什么啊,我还答应了凯西等下次出去玩的时候带她去史密森尼玩的!”

“公众舆论的压力,”克林特一目十行地看完了那些文字,“他们认为美国队长不配再……混蛋。”

“他们甚至还撤下了咆哮突击队所有成员相关的展区,”山姆惊讶地说,“这些X子养的……”

“在我被被冰封之后,他们依然活跃在与九头蛇战斗的第一线,”史蒂夫轻轻将那些资料放下,但旺达认为如果让他把它们狠狠撕掉会更好,“他们的英勇与无畏让他们成为英雄,然而现在……”

“这不是你的错,史蒂夫,”克林特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不是冬……我指巴恩斯的错。”

“我希望我能有机会,”史蒂夫叹了口气,“我能向他们的孩子们道歉,他们是真正的英雄,他们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稍后的晚饭时间里,史蒂夫精神不振,第一个离开了桌子,旺达匆匆又吃了几口就跟着站了起来。

“队长,”她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我能跟你谈谈吗?”

“你应该再加件外套,”史蒂夫笑了笑,“你不会希望上次打了个喷嚏然后差点把山姆甩进河里的事故重演的。”

于是她用魔法从二楼的房间里抓下来一件披肩裹上,跟着史蒂夫在小道上缓缓地走动。

“我有时候在想,”旺达首先打破了沉默,“队长,这值得吗?”

“我们付出,我们努力,我们尽我们所能地去与我们所见的破坏者战斗,”旺达抬头看着天上闪烁的星点,“但是那些人,我指那些那些在网上辱骂我们的人……我不知道,我忽然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失落,我……”

“不要把自己放到救世主的地位上,旺达,”史蒂夫也抬起头来看着那些星星,“那会很累,非常累,而且容易失去平衡。”

“我们拯救世界,”史蒂夫领着她在一盏小灯下的长椅上落座,“是因为这个世界值得,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我们想保护的东西。”

“在以前,我总觉得存在的价值就是复仇,”旺达低着头说,“杀死那些投炸弹的人,杀死那个制造了炸弹的人——哪怕去接受自己无法理解的强大力量。”

史蒂夫轻轻应了一声,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后来,后来我发现复仇并不能解决问题,”旺达说,“反而它让我们走上了邪恶的道路,如果不是克林特,我也许已经死在你们的手下了。”

“失去会改变一个人,一无所有的人最容易走上极端,比较泽莫。”史蒂夫叹了口气,“复仇者这个团体为复仇而集结,我们为复仇而战,为那些在入侵或邪恶势力手下失去性命的人们复仇。我们第一次团结合作是为了给一位英勇的神盾局特工复仇,与洛基战斗,然后我们成功了。”

“你们的复仇是正义的。”

“是的,旺达,”史蒂夫盯着脚边的一颗小草,“但重要的是,你要清楚复仇的目标,当你伤害了错误的人,牵连的无辜的人,你就不再是正确的,同时你也要准备接受他人的复仇,这是一个死结。”

“那奥创呢?那叉骨呢?”旺达的手指揪着一根衣服上的带子,“我经常做梦,我梦到奥创毁灭了地球,皮特罗抱着我一直跑,一直跑,但一切还是消失了。”

史蒂夫抬头看了一眼悄悄退回了树后的山姆跟斯科特。

“但这样的梦还不错,至少我能见到他,至少我为他报仇了。”旺达局促地笑了笑,史蒂夫不得不握住她的手掌以防她弄伤自己的指甲,“但更多时候,我会看到交叉骨,他的脸布满了恶心的伤疤,那些伤疤像活的一样不停的蠕动,他向着我狂笑,我用力把他往上丢,但他一动不动,我用尽全身的力气,他还是一动不动,向着我叫,我救不了任何人——皮特罗、克林特、山姆、纳塔莎……还有你……”

“我知道了,旺达,我知道。”史蒂夫说,“他死了,他已经死了。”

“有时候他会在在半空爆炸,”旺达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然后那些无辜的平民一个一个在我面前倒下,有时候他就站在我的面前,他炸死了你们,有时候我低头就看到你们躺在那里,身体残缺,你们问我为什么不救你们……”

山姆从树后走了过来,安静地坐到了长椅的另一头。

“在退伍军人服务处那里,我们也经常鼓励大家把心里的事情说出来,”他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样有没有作用,感觉比较像把一个伤口撕开来给人看。”

旺达看着他,接过斯科特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

“但好像讲起来的确比较好受一些,特别是知道有人跟你有一样的遭遇的时候。”山姆笑了笑,“我倒不怎么做梦,我睡得可好了,想着睡醒了就可以去踢那些混球跟人渣的蛋蛋。”

史蒂夫隔着旺达拍了他一下,但是连他自己也笑了。

“但今晚可能不行了——今天我看了那些言论,”山姆低着头,盯着史蒂夫之前注视过的那棵草,“有几个老伙计,以前在服务处我帮忙过的人,他们在网上发声支持我们。”

“有人跟他们吵起来了是吗?”史蒂夫问,“因为他们支持了反法案派。”

“是的,甚至有无知的傻瓜骂他们是懦夫、没用的逃兵、危险分子……什么的,”山姆伸手揪下来那根草,“说得好像他们是自愿去上战场似的,他们出生入死的时候他们说不好正在哪个酒吧里醉生梦死地约着炮呢。”

“我看到了,那些报纸、新闻,他们叫我‘超能力炸弹’,”旺达张开手,一团魔法的红光在她掌心凝聚起来,“说我是个魔女,随时可能跳出来往他们身上丢炸药包。”

“那些报纸、政客们,或者全世界怎么想都不重要,他们不能决定你是谁,只有你自己可以。”史蒂夫说,“而我们能做的,不过是继续我们的道路,继续战斗,证明自己。”

“对,还记得你说过的吗?”山姆搂了搂小姑娘的肩膀,“勇气的力量往往比恐惧更为强大,跟你的恐惧战斗下去吧,勇士。”

“我不是武器,不是什么炸弹,”旺达坚定地说,“我只做我自己。”

“人的可贵之处,在于拥有自我,”史蒂夫点头,“你不会是兵器,巴基也不再是了。”

山姆与旺达都没有说话,最终他们站了起来,动了动冻得有点麻的腿,叫上跑开去陪蚂蚁们遛弯的斯科特一起慢慢地往临时的家走去。

“巴基冻起来之后,我就有一种想法,”目送旺达回到自己的房间,史蒂夫忽然说,“如果事情来得不是这么突然就好了。”

“但泽莫不给我们这个机会,”山姆拍了拍他的肩膀,“路走到这步了,你不像是现在才回头后悔的人。”

“我当然不后悔,至少我不是在孤军奋战,可比你们说的那些大片里的男主角们强多了,”史蒂夫接过斯科特递过来的水,“只是我们,明明可以不用走到这一步。”

“但无论怎么样,队长,”斯科特激动地说,“我都必须要感谢你,要不是你亲自跟玛吉解释,以后去看黛西我都得穿着制服溜进去了!”

刚刚还有点凝重的气氛全都飞散了。

“你怎么不感谢我?”正在擦弓的克林特怪叫,“屏蔽频道还是我给你搞来的呢。”

“诶嘿嘿,要不我给你擦弓吧,我可擅长这个了。”

“你走开走开,你跟你的小蚂蚁都离我的宝贝弓跟零食袋远一点。”

“车到山前必有路,”史蒂夫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能这样了。”

“棒极了,”山姆鼓掌,“我就知道你不会有计划的,可以,这才是美国队长。”

“去你的。”

跑到隔壁gacha试了下水

新APP好像不大好使,我发了几章之后就没办法再继续发新文了,我还要继续再研究一下。


不过相对起LOF,看文什么的要轻松很多,至少不用担心章节不连贯不好找的情况了


填了一下《超级二代培养手册》的试试手,欢迎有兴趣的姑娘们进去看一下

请点这里!


顺利了解了那边之后,我要努力把更多的文搬到那边去啦XD

准备给文章们搬个家

发现了网易有另一个地方,看文好像更方便,看来要把文章都换个家

【少量盾冬 微量贾尼】【大纲系列文24:Together Till the End​(复仇者学院)】

文名来自最后老贾给托尼播了被巴基听到唱给队长听的歌:

Heyhihello - Together Till the End

1.

为了欢迎新成员,复仇者学院举行了长达三天的派对。

在大家开心地跳舞喝酒打台球时,黑寡妇依然坚定地缩在角落里,举着她的仪器窃听着一切。

“听着,”黑寡妇压着声音说,“每一个新人都可能暴露我们的秘密,别忘记我们私下调查尼克还有时间迷雾的事都是机密。”

 

2.

学院里的另一位歌手决定借个场地给冬兵在校内举行一场演唱会。

演唱会前的选歌环节,黄蜂与卡魔拉拿到了冬兵的歌曲本,征得同意后她们翻开了它。

 

3.

“你们地球人真奇怪,”卡魔拉说,“你们都会对自己的好朋友说一些很暧昧的话吗?”

“什么?”彼得的脚正跟着节奏打着拍子,“什么暧昧的话?”

“‘世上没人比你更好’,‘无法斩断的羁绊’,”卡魔拉飞快地说,“‘直到时间尽头’什么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火箭坐在箱子上放声大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什么?”卡魔拉疑惑地问,“我说了什么吗?”

“不,没有,”彼得扭着身子回答,“谁告诉你这个的?”

“我看了本你们地球人的歌曲集,”卡魔拉拒绝回答,“你们真的都这样吗?”

“大多都只是随口说说,”彼得继续跟着耳朵里的音乐舞动着四肢,“不像我,我对你说的话可都是真的。”

卡魔拉翻了个白眼走开了。

“嘿!刚刚忘记问卡魔拉了,”彼得猛地摘下正轰轰作响的耳机,“她找谁借的情歌集?我也应该借来学习学习的。”

火箭笑得更大声了。

 

4.

演唱会当天,黑寡妇开着昆式跑去炸A.I.M学院去了。

“坚强点,巴基,”史蒂夫安慰地拍了拍沮丧中的冬兵的肩膀,“或者你可以试着唱点别的?像是你给我的那些歌,大家还没有听过呢。”

冬兵感觉好一点了,至少大家能一起听他唱歌也是不错的。

大家猛摇着荧光棒吹呼。

于是冬兵开始唱。

哦,唱完他还激动地砸了自己的吉它。

 

5.

“发生了什么?”胜利归来的黑寡妇哼着歌路过,“你们怎么全都半死不活的样子?”

“来自冬日的歌声,它冻结了我的心灵,”托尼伸直了一只手举向天空,“啊,美丽的姑娘,你艳丽的红发又再次点亮了它。”

黑寡妇干脆地绕过了他,走向洛基。

“该死的中庭的蝼蚁,”洛基有气无力地说,“他应该丢去跟索尔关在一起,一定能成为杀死索尔的利器。”

黑寡妇扭头看向唯一还站着的那个。

“I AM GROOT?”格鲁特回答她,“I AM GROOT。”

最后她遇到了黄蜂女,珍妮特扇着翅膀向她扑过来。

“纳特,”她说,“作为你最要好的朋友,我不得不提醒你——千万不要听冬兵唱歌!”

 

6.

“所以情歌攻势,OUT!”托尼的手指在屏幕上一划,“我得试试其它方式。”

“我以为她有男朋友了,”蚁人舒服地泡在热水里,“那个叫山姆的。”

“怎么可能,”托尼在水里翻了个身,“等到队长倒追阿莫拉那天,他们都不可能是一对儿的。”

“哦,美国队长,”洛基饶有兴趣地点了点下巴,“他真是有趣极了。”

“你上次说阿莫拉追着他转是有原因的,”斯科特好奇地游到洛基不远处,“分享一下你的小秘密吧,伙计。”

“怎么,你也对她有兴趣?,”洛基挑眉,“铁皮男跟鸟人被她支使得团团转的场景我可还记得呢。”

“闭嘴!洛基!”托尼叫着,一边将池里的水向洛基泼过去,“我那是对女士的尊重!”

“是啊,尊重,”洛基支起一个防御墙,水于是溅了斯科特一脸,“你跟鸟人像孔雀一样开着屏斗舞的照片可还在小虫女的手机里存着呢。”

“贾维斯!”托尼咬牙切齿地说,“黑进去!把照片删掉!”

“已经散布在网络上的照片是否同步删除?”贾维斯尽责地问,“其中主要流传于黄蜂女士,洛基先生以及裴普女士的社交平台上。”

“洛基!!!!!!!!!!!!!!!!!!”

复仇者学院今天发生了一件怪事。

史塔克的盔甲居然把他自己的大楼楼顶给掀了。

高智商的天才都有点怪。

 

7.

“队长,不管怎么样,”卡魔拉感动地说,“你跟冬兵的感情非常感人,他是个好人,是个勇敢的歌手。”

“谢谢,”史蒂夫稳住沙包,“很感谢你能信任巴基,支持巴基。”

“无论如何,”来自外星的女孩有点无措地扫视着四周,“祝福你们。”

“啊?”

“我,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跟你一起打一儿沙袋?”

“当然可以,”史蒂夫爽快地说,“训练,是我们最重要的事情,一天都不可歇止!我很高兴你有这样的想法。”

 

8.

“我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阿莫拉瞪着坐在长椅上抱着吉它的冬兵,“你真的喜欢那个女人?”

“她不叫那个女人,”冬兵依然认真地拨着弦,“她叫纳塔莎。”

“这样吧,你跟我干,”阿莫拉晃了晃自己的一头黄金长发,“你呢,帮我搞定史蒂夫,我帮你搞定那个女的,怎么样?”

冬兵终于抬起了头。

 

9.

“怎么回事?巴基?”史蒂夫急匆匆地跑来,“九头蛇又来了吗?还是叉骨那混球?毒蛇夫人?”

“不,是这个人,”冬兵指了指目瞪口呆的阿莫拉,“她想追你,但她喜欢的不是你,她是个混球!”

 

10.

“所以说队长跟冬兵居然还没成一对儿?”山姆挥着翅膀对付着不断扑上来的机器人,“认真的?”

“对,对啊——左翅膀,扇它!”卡玛拉站在激光围栏外面给他助威,“我听小黄蜂说,冬兵为了感谢队长又写了一首新歌。”

“哦不,我猜歌词一定肉麻极了,”山姆给对面的机器人补了一脚,“上次演唱会我已经受够了,冰冻不但能保鲜,还能夺走人的智商吗?”

“嘿,他们说是你美国队长的粉丝,你居然说他坏话,”卡玛拉惊讶地说,“不过你说得对,冬兵整了一整歌,歌词只有一句话:We will be together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天啊,小心!”

感谢卡玛拉,如果没有她,山姆可能得送医院了。

 

11.

“我很好,卡玛拉,”山姆接过玛卡拉递过来的热水,“我只是觉得有点荒谬。”

 

12.

今天的阿莫拉依然甩着她长长的金发奔跑在跑步机上。

 

13.

阿莫拉砸了跑步机。

 

14.

“你必须说出原因!”小辣椒追着阿莫拉跑,“作为学院的一员,你必须给出解释,然后支付赔偿。”

“我看到美国队长跟冬兵接吻了这理由够了吗?”阿莫拉气愤地将头发甩了小辣椒一脸,“老娘现在很生气,通通滚开!”

小辣椒手上的PAD砸到了她的脚上。

她完全没反应过来应该尖叫。

 

15.

“不,我没有跟巴基接吻,”史蒂夫冷静地说,“没有,我们最多只是拥抱。”

“哦,拥抱。”

“是的,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史蒂夫接着说,“当我一无所有时,我还有巴基。”

“哦,最好的朋友。”

“我跟他从小就认识,”史蒂夫还是说,“我们形影不离,我们相认了一辈子。”

“嗯,一辈子。”

“拜托,你们到底想说什么?”史蒂夫不耐烦地将盾牌收到背上,“直接点好吗?”

“你最近一周打破的沙袋是冬兵回来之前的三倍,”小辣椒说,“别瞪我,我可是管这个的,如果你还想有新沙袋打就不要瞪我。”

“你最近打桌球的水准大降,”里克缩在最边上(难为他这么大个子),“我只是去旁边水吧找点吃的,并不是故意看你打球的。”

“啧,我可没看到你打铁的时候差点砸到自己手,”洛基不耐烦地用权杖点着下巴,“还差点把手伸出火里。”

………………

“为什么你们都知道那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托尼惊讶地大叫,“你们跟我住的一定不是一个学院!!!”

 

16.

冬兵写了越来越多的歌,送给加魔拉的,送给火箭的,送给小黄蜂的,送给洛基的……

但是依然只有队长一个人会坐下来听他唱歌。

 

18.

托尼决定黑进玩家的手机里,再黑进游戏制造商的电脑里。

只要找到纳塔莎的资料,就一定有获得她芳心的办法!

 

19.

托尼找到了一张纳塔莎跟绿巨人开心跳舞的照片。

他从没见过她笑得这么开心。

 

20.

“我好孤单,”托尼盘腿坐在平台上,“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我会一直在,Sir,”贾维斯说,“一如既往,岁月无改。”

 

21.

冬兵开始记起越来越多的东西。

终于有一天,他可以放心地跟队长一起打球,一起玩跑操场,一起称霸舞池……

有一次小黄蜂路过宿舍楼,意外发现史蒂夫跟巴基窝在沙发里,巴基慢慢弹着吉它,给史蒂夫唱歌。

“这首歌不是我写的,”他说,“我从那个AI那里听来的,他给你们喊托尼的家伙播这首歌。”

“哦,真感人,”史蒂夫微笑,“贾维斯很爱他。”

“我也很爱你,”巴基随手将吉它放到一边,“谢谢你愿意听我把歌唱完。”

“不客气,”史蒂夫捏了捏他的臂膀,“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

“而我们会在一起。”

“直到时间尽头。”

 

22.

小黄蜂想给每个有对象的学院成员一人一个能量炸弹。

 

23.

冬兵有了新听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听众被奇怪的红色能量捆在操场上。

 

24.

但依然可喜可贺。


妈的全民内战写得我超痛苦!!!

我摔了好几天的枕头,因为我写的托尼落得如此艰难的处境;我又摔了好几次的被子因为我设定的旺达梦境让她痛苦;我用菜刀狠狠地剁了好多次的砧板因为我笔下的队长要面对一些无奈与内疚(我正考虑要不要这周末做个肉饼来发泄一下),我掰断了一根圆珠笔因为我手写关于小蜘蛛的内容时过于气愤……

我感觉自己在自虐,纯自虐!

因为我的文笔根本不足以支撑我的文字把这些内容传达给别人。

我!好!恨!

啊啊啊啊啊啊啊(摔枕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用力摁键盘)

坑爹了

有个坏消息。

更新了内战包之后的复仇者学院不能用电脑玩了。

我的对白整理怎么办OKO!!!

团子团子大冒险(下)【各种颜文字出没】六一节快乐

cp:盾冬 贾尼 鹰寡 一丢丢锤基跟猎蚁

原本在码《全民内战》,今天想起61了,马上滚去把这篇码完了。

因为时间太久了……有些当时想好的梗已经忘记了,队3也有影响我的思路,只能写成这样了不要打脸QAQ

最后祝61儿童节快乐XD

团子团子大冒险(上篇)

感谢 @冰糖炖冬梨 太太的赠图!我又不要脸地再发一次了!

————————

人生如此短暂。

如果没有意外,人最长的寿命也只有150岁左右,更何况人生中往往充满了无法预料和避免的意外与灾难。

人类的每一天都是如此珍贵,值得任何一个人好好地记录下来,以防某天忽然离世,别人想要将你宝贵而美好的人生翻出来赞赏一番都没有办法。

在化身炸鸡块逃命的过程中,托尼.史塔克如醍醐灌顶般悟出了这个哲理,因此它一点跟着大家奋力地向着滚动着,一点在心里盘算着到家就让贾维斯划笔基金去给自己拍一部人生传奇。

当然变成炸鸡块这段一定要剪掉不能播!

“这边,”史蒂夫迅速地判断了一下方向,果断地带领大家向左跑,“进小区!”

巴基跟上的时候还顺道将跑神的托尼撞回了正道。

“快快快,”史蒂夫在那道门边看了一眼,保安厅里的胖保安地悠闲地哼着歌切面包,“顺墙角走,进去就躲到花丛里去!”

如此紧急地情况下,复仇者们格外听从指挥,他们迅速地溜了进去,一起躲进了半人高的花丛里。

“嗷,”不晓得是谁小声地尖呼了一下,“小心树枝。”

【( ⊙ o ⊙ )!】

大家缩在花丛里,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看来这个小区的保安还是很尽责的,尽管冲过来的群众百倍杀他一个,他依然坚定而机智地将小铁门一锁,将那些追着炸鸡块复仇者们而来的人们拦在了外面。

“谢天谢地。”纳塔莎松了一口气,“我快要滚不动了。”

【(ρ_・).。】

克林特蹭了蹭她,安慰了几句。

“我们要先搞清楚我们现在在哪儿?”史蒂夫说,“然后找到回大厦的路。”

“这里是欧美小区,”一个陌生的声音说,“星航区。”

你见过炸丸子吗?

你试过在炸丸子的时候往油锅里倒水吗?

吉姆没有见过,但他猜大概就是他眼前这个样子的。

几个雪白的、软绵绵的团子一蹦三尺,叽哩咕碌地滚了一地。

然后笑得没心没肺的柯基被猛地拍了下头。

“快跟上,银女士都走出两条街了。”一只黑猫从天而降,“今天你依然偏离了预定的散步路线,舰长。”

“嗷!不要老这么严肃啊史波克!”柯基兴奋地向好朋友展示自己的新发现,“看,这是我刚刚发现的,他们可能就是外星人!”

“…………”黑猫俯视着他们,瞪着圆圆眼仔细地审视着团子们,“我觉得仅靠圆滚滚的身体而没有可以运作的四肢的外星人,是无法到达地球的——他们甚至没有办法操作飞船。”

“也许他们是拟态人呢?”柯基用爪子扒拉了一下离得最近的贾维斯,“说不好他们可以变出四肢,甚至可以变出八条腿!”

“那是蜘蛛……”

“或者很多条腿!”

“那是章鱼……”

“嘿,嘿!”托尼不满地蹦了两下,“无意打扰二位,但是能劳驾帮忙把我的管家先翻回来吗?”

【(#`O′)】

被翻了过来的贾维斯依然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 :】

“好吧,你们快跟上,”柯基抬头看了看眼,“马上就是午饭时间了,如果不尽快到家,银女士会发现我们不见了!”

“然后麦考伊医生会直接没收你的午饭,舰长。”黑猫从柯基头上一跃而下,“各位请。”

在黑猫的规划与柯基的望风下,大家顺利来到了一幢银色小楼面前,大家努力从相对宽敞的大门栏杆中间挤进了花园,意外是巴基被卡住了。

“看不出来你这么胖,”柯基围着巴基转了两圈,“你应该减肥了!”

柯基抬起两只前腿用力地推着巴基,努力想让它从栏杆中间穿过去。

“没想到,被卡住的居然是巴基,”克林特发出奇怪的笑声,“我还以为是某个小肚子鼓鼓的有钱佬呢!”

【ʅ(^∇^)ʃ】

“呵呵,”托尼连蹦两下以展示自己轻盈的身姿,“某个甜食不离手,饼干不停口的小胖子居然没被卡住真是天理不公。”

【╭(╯^╰)╮】

“别那么幼稚,姑娘们,”纳塔莎只恨自己现在没有脚,没办法一人踹一下,“想想办法帮帮巴基好吗?”

“也许我们换一条路把他带进来,”托尼碰了碰贾维斯,“J?”

“是的,隔壁屋子的花园的大门栏杆间隙更宽一些,”贾维斯说,“巴恩斯先生可以穿过它,然后再通过隔墙中间的洞来到这里。”

“洞,”黑猫史波克眯起了眼睛,“你又新挖了一个洞,舰长。”

“不许跟老骨头告状!”柯基大叫,“不然我就把你最爱的瓦肯蔬菜汤食谱抓烂!”

不知道是柯基太激动还是巴基忽然福灵心至地压缩了自己,就在柯基一边大喊一边猛推的功夫,他猛地从栏杆里挤了过来,扑到了史蒂夫的身上。

“吉姆?史波克?”有人在屋子里喊,“舰长(captain )?你们在哪?”

“嘿,有人在叫你,队长(captain )!”克林特说,“她是在叫你吗?”

“她是在叫我!开饭了!”叫吉姆的柯基欢叫了一声,“银女士要过来了,你们快躲起来!”

团子们在柯基的指挥下叽哩咕噜地滚进了一个侧放的大箱子里,柯基熟练地将箱子翻正,“啪啪”两下就把箱子盖好了。

“你们先别乱动,”它欢快地说,“我们吃完饭就回来!”

“舰长?大副?”银女士呼唤着,“今天的午餐是肉跟瓦肯浓汤哦。”

“来啦~~~~~嗷老骨头你不要啄我我现在就去吃饭了啊啊啊!!!”

许久的寂静之后。

“他们去了多久了?”托尼用气音问,“我感觉我快要被压成饼了…喘不上气儿了……”

【(╯□╰)】

“你现在只是布偶!不用呼吸!”克林特在箱底有气无力地反驳他,“而且贾维斯顶着你,你一个人独享一箱顶的空间,你个混球!”

【(=。=)】

“虽然我知道布偶是不会饿的,”几乎是被挤到角落里的史蒂夫唉了口气,
“但我现在无比怀念我早上放在餐桌上的那个三明治。”

【OへO】

“还有我的李子,”巴基挨在他身边,印有表情的那一面对着箱壁,“早知道我就先吃掉它了。”

纳塔莎也跟着叹了一口气,但是什么都没说。

“等下,好像有什么声音?”

那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像无数的细小的凉风刷过你的耳廓……

“啊哈!我说过的,蚂蚁们找东西的能力不比狗狗差!”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箱子外响起,“来吧,伙计们,蚁人来拯救你们啦!”

“箱子?嘿,有人吗?”另一人声音说着,一边打开了箱子,“哦,是你们吗?队长?纳塔莎?史塔克先生?”

“是我们,”托尼努力仰起脸想跟猎鹰对视一下,“我们都在这儿呢。”

“好极了,我们得赶紧把你们带回去,魔法马上就要失效了,你们不会想光着身子在大街上跑回去的,”斯科特摘下了面罩,“但是我们还有一点时间,嘿,介意我拍张照片传给我的女儿吗?”

 

史蒂夫再睁开眼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他赤裸地躺在床上,巴基在他自己的床上侧躺着,下意识地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嘿,巴基?”史蒂夫翻出来一套运动服套上,“你醒了吗?”

“我讨厌魔法,还有蚂蚁,”巴基在被子里滚动了一下,“我想吐。”

“你只是讨厌被装在箱子里然后被蚂蚁顶着跑,”史蒂夫笑着将巴基的衣服丢到他的床上,“你晕车了,巴基。”

“哦哦哦哦哦哦!!!”托尼的大喊声从门外传来,“孩子们,爸爸又回来啦!!!”

于是整幢大楼的所有喇叭都开始震动起来,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扑面而来。

“我真应该把你永久地变成只团子!”洛基大叫着,一脸怒色地踢开了门,索尔在后面猛地用披风把他整个裹住拖了回去,“放开我!索尔!我让你放开我——你这个该死的中庭蝼蚁给我等着!”

“我的天啊,我感觉自己在一个通口风里埋伏了几天几夜,”克林特揉着肩膀从房间里出来,纳塔莎也精神不振地跟在他身后,“我现在浑身都疼。”

“可怜的博士呢?”纳塔莎问,“他的伤口还好吗?”

“还不错,变回人类之后伤口就消失了,但是还没醒,”托尼打开了咖啡机,“可怜的布鲁斯,裴普至少往他身体里灌多了三分之一的硅胶颗,他醒来看到自己的新体重一定会生气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史蒂夫一边问一边走到冰箱旁边,“我饿得快想啃自己一口了。”

“离我们变成炸鸡块已经过了快12个小时了,”纳塔莎耸肩,“饿是很正常的,请给我一个双倍蛋三明治。”

“我能吃下一头牛,”巴基皱着脸在她对面坐下,“但现在去抓牛来不及了。”

“双倍肉,明白了,”史蒂夫从冰箱里掏方包片,“还有人要点餐吗?”

“旺达跟幻视怎么样?”克林特问道,“他们俩没事儿吧。”

“不能再好了,旺达还在睡着,山姆跟他男朋友在守着她;贾维斯在给幻视做检修”托尼回答,“据他们说是旺达跟幻视异想天开想试着用魔法来洗炸鸡块结果不小心失控,把我们全变成了炸鸡块。”

“洗炸鸡块?”纳塔莎一口咖啡差点喷到巴基脸上,“的确挺异想天开。”

“操控污渍分子从布偶上分离,不错的想法,”史蒂夫笑了笑,“不错的想法,以后也许能尝试让她进行一些高精度训练——贾维斯留下的菜单,托尼,你只能吃这个。”

“我不是只兔!子!”托尼瞪着沙拉碗好像它会忽然把他变成炸鸡块一样,“给我点正常的吃的!”

“沙拉很正常,”正在搅着沙拉的纳塔莎微笑,“非常正常,不信你问问贾维斯。”

托尼气愤地叉了一只小番茄塞进了嘴里。

史蒂夫将三明治端上来,他的朋友们一哄而上,抢走了自己喜欢的口味。

“变回人真好,”克林特伸了个懒腰,“能吃东西真是幸福的事情。”

“说到吃东西,”巴基说,“不知道那只柯基怎么样了。”

“还有那只猫。”

“或者我们现在就来查查他们吧,”托尼拖下来一个搜索页面,“欧美小区,星航区,进取号……嗯……进取号?”

“没有这个结果,”托尼疑惑地重新搜索了一次,“星航区里只有一个进取号,是他们的明星样版房,那里不住人。”

“那我们遇到的银女士是谁?”

“也许是一位神秘的美人,”托尼抓了抓下巴,“也许连变成炸鸡块也不过的一场梦而已,根本没有什么炸鸡块也没有什么柯基黑猫,只是一段奇妙的梦境。”

“你的解释真令人信服,托尼,”纳塔莎摇了摇头,“不过这的确是场奇妙的经历。”

“我赞同。”

“的确是。”

“所以,”托尼严肃地点了点头,“我做了个决定。”

大家都期待地看着他。

“我打算找个人给我写本传记,记录我光辉的事迹什么的——嘿,你们等一下,听我说完啊!我还想把跟你们共事的经历也写进去呢!回来!”

我在码全民内战的队长组篇


然而我发现他们中的每个人都好像不会再害怕流言蜚语的样子

我……我完全忘记了当初躺平在床上时想到的那些梗了……

救命啊谁来帮我把那些主意再塞回我脑子里吧!!!!!

【盾冬 猎蚁】《全民内战》(接队3 部分描述可能引起角色粉不适,请慎重)

(因为上一次有莫名奇妙的留言OWO?如果大家再看到KY的请不要搭理,等我看到了直接删掉就好了~)

部分描述可能引起角色粉不适,请慎重

部分描述可能引起角色粉不适,请慎重

部分描述可能引起角色粉不适,请慎重

(从我对内战法案的一点解读开始挖掘了更深层的一些细节跟想法)

内战之后的超英们,无论你支持或反对法案,都会深受舆论困扰。

此文分为三节,第一节为托尼篇 第二节为反对派篇 第三节为民众篇。

看一个针对英雄的法案,如何在普通民众、有心人引导之下,发酵成一次全民内战。

(当然我没有什么特别强的政治思想,只写我想写的,现实会怎么样我不并不能担保)

(会有OOC,某些角度上带雷,有的姑娘看完之后可能会觉得不舒服,慎)

(我真的没有恶意,对任何一个角色都没有,相信我)

————————————————

德国机场一战已经过去一个月了,现任复仇者及前复仇者们都过上了平静的生活。但普通民众们早已将“内战事件”翻来覆去你来我往地讨论了三十天,话题热度一点儿都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减。

舆论的最初还是指责以美国队长为首的一干超英不签法案简直无法无天,甚至有人混水摸鱼发动群众找到冬兵跟旺达(托尼怀疑这其中有一些九头蛇的人在搞鬼,之后星期五确认了这一想法)。有精明的人发现了机场大战之后黑寡妇再没有在复仇者大厦附近现过身,质疑她是否已经反悔在法案上签字甚至开始就是反对派的卧底——不然战机是怎么瘫痪的,一定是这个蛇蝎美人背后捅的刀!

不到几天事情的重点又改变了。有德国的网友在推上发起了反复仇者行动——注意,他们反的是现任复仇者,话题热度一夜之前飙升到上百万。网友们的公开信先谴责队长派的自由放纵,话头一转就开始批评复仇者们没有为他们损坏的机场及机场上的飞机、车辆、货物等作出道歉,最后以大段的篇幅指责美国政府的无良与自家政府的软弱无能——甚至连为自己的人民讨要赔款的胆量都没有,而且下次见到美国政府的人还要点头微笑装小狗。

虽然复仇者们(特别是钢铁侠,毕竟他名气最大)只是捎带被点名对象,但这件事情也够出差中的小辣椒在百忙之中抽空打国际长途电话回来将托尼骂了个狗血淋头,完全没有他们刚刚分手没多久正常情侣一般连对话都应该带点尴尬的悲惨气氛。

很快有德国黑客入侵了机场的监控系统,直接将当时的监控录像放到了推特脸书等等各种平台上,短短十分钟就突破了五百万播放人数,这个数字还在迅速升高。

原本还在被自己的民众吊打的德国政府很快松了一口气,因为人们的目光再次转移了(得了,托尼完全有理由怀疑这个所谓的黑客就是德国政府自己)。那个身材超辣的大猫是谁?那只能忽然消失(其实是变小了)又能变得超大的家伙是谁?我去战机是被自己人误伤的,误伤他的那个红皮人什么来路?

BLABLABLA……

事态很快不可收拾——大猫是个国王、变得超大的家伙已经被关起来了(事实上已经逃了),这些我们都管不着了,但是钢铁侠队里的那个小个子是谁?他签法案了吗?作为第一个签名的人托尼.史塔克居然带着一个没签字的人去干架?既然复仇者都需要受到法案约束,那这些自由的英超凭什么在大街上随意乱跑还去参加复仇者的战斗呢?

永远不要低估无聊网民们的钻研能力(如果他们集体把这些努力花在科学研究上说不好人类已经实现第N次科技革命并成为宇宙霸主了),他们在网上发现了小蜘蛛的视频并认定他们就是同一个人,而查询了联合国公布的签名名单之后 ,他们并没有找到这个默默无名的超能人士。

更糟糕的是托尼还在机场大声称呼小蜘蛛为“睡衣宝宝”。

“让托尼.史塔克给我们一个交代!”某个托尼没听过的著名社会新闻评论员在电视机里唾沫横飞,“我们需要知道这个红衣服小丑是谁!是新复仇者吗?他到底几岁,成年了吗?他的家长是否应该行使权利代他在法案上签字?”

小辣椒的专机迅速降落到史塔克大楼楼顶,她的高跟鞋用快把地砖跺穿的力道一路踩过来,而希尔则在她背后用看好戏的表情盯着托尼。

“你居然带着一个未成年人上战场!”小辣椒用力将手机拍到桌上,它亮起的屏幕上正映出蜘蛛侠两只呆萌的大眼睛,“我应该说你些什么好!托尼!你知道不知道事件发酵之后史塔克工业的股价下滑了几个点?”

哦,好吧,托尼还真不知道。

“23%,Boss。”星期五在耳机里帮他作弊。

但托尼知道这个时候不回答是最好的回答,于是他仰着头瞪着眼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无辜一点。

“你应该庆幸公众还不确认这就个是小孩子,”希尔拿出一叠资料,“我托一位超强黑客参与了舆论导向,她会努力引导大家认为这只是一个矮个子,不要去确认他的年龄。”

“公平点,”托尼举了举手,“他平时也自己见义勇为,不能因为他年纪小就当他是个孩子。”

小辣椒跟希尔一起瞪了他一眼。

“你以为公众会喜欢你这个答案?”希尔将一个PAD丢到托尼怀里,“现在我们有两条路,一:给那个小英雄找个替身什么的,但他只能暂时休息了,以后再找机会换个名号;二:装死,等公众找到新话题,随他们去吧。”

“那小蜘蛛怎么办?”托尼不赞同地毁起了眉,“他,我是说他虽然年轻,但对英雄这个行业的觉悟比我还要高,让他休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那你想怎么办?”小辣椒盯着他的脸,“让他去联合国签字?签什么?蜘蛛侠?真名?”

“额,或者就蜘蛛侠?”

“天啊,托尼,”小辣椒抹了一把脸,“你能不能一次在做任何事情之前,先考虑好后果!你就不能听听人劝,听听人管吗?”

“我……我还不够听管吗?如果不是队长他们拒签了法案还……”托尼用力顿了一下来压住自己尖锐的语气,“我在签法案的时候甚至想到如果你知道了会高兴……”

“什么?”一直缩着自己减低存在感的希尔轻叫了一声,“你……你以为签那个见鬼的法案小裴会高兴?”

“托尼,我当初说你应该听管的时候,是说你得听听别人的意见,不能光管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让你把自己塞给别人去管……”小辣椒脸上几乎可以说是面无表情,“等下,我不是说我不理解你的想法,我知道你是想挽回复联的声誉,那么现在,你诚实地告诉我,在你签下法案之前,你有跟谁讨论过吗?哪怕一个都好——小纳?队长?甚至罗迪?”

托尼没有回答。

“所以你就这么直接签了?”希尔惊讶地在他跟小辣椒的脸上来回看了几眼,“我现在居然一点都不惊讶你总是送小裴她不喜欢的礼物了。”

“我想着可能签完了再慢慢完善它。”托尼冲着她喊道,“如果不是队长他们反对,我们现在说不定已经坐在一起好好讨论法案的调整方案了!”

“跟谁?联合国?五常一票就能否决你的规则下?”希尔冷静地回视他,“凭什么?你的钱?你现在甚至不为国家生产武器了,不然你还有一个更好的筹码。”

“好了,希尔,”小辣椒挥了挥手,“史塔克工业一年交的税够养活好十几个托尼.史塔克,他们还是需要掂量一下经济的。”

“经济,谁在乎经济,”希尔翻了个白眼,“你知道有两位支持率不错的下任总统候选人的最大竞选资金来源就是你们的敌对公司吗?”

这次小辣椒没有再说话。

“总之,现在最重要的是,”托尼闪躲着小辣椒的视线,“蜘蛛小子不可能签字的,罗斯他们不会同意他签上蜘蛛侠这种称号,而小子连自己的亲人都瞒着,小辣椒说得对,是我的错,我得保护他。”

“好吧,那我们就得走计划2了,”希尔将摊在桌面上的替身档案全扫回皮包里,“我会想办法帮你对付罗斯,而你必须配合我好吗——天啊真不敢相信神盾都倒了为什么我还要干这样的事。”

“托尼,振作起来,”临走时小辣椒抱了抱他,“我知道你令你自己失望了,但是这一次,不要让蜘蛛侠失望好吗?我们会跟你在一起的,会好的。”

幻视飘过来给两位女士开门,希尔看着他,迟疑了几秒钟终于停下脚步。

“史塔克先生,”她说,“我不知道班纳博士是否跟你推心置腹地聊过罗斯国务卿,但容我以神盾前副局长的身份提醒你一下——看好幻视,千万不要让罗斯得到他。”

 

罗斯的人很快就敲响了复联基地的大门,他带来了三个问题,要求史塔克给出答复。

  1. 蜘蛛侠是谁?

  2. 幻视的来历。

  3. 鹰眼的家人在哪里,队长他们在哪。

托尼直接装病拒客,在之后的几次行动中都没有露面,舆论话题从蜘蛛侠身上转向了攻击托尼。

特别那些从前对他酸个不停的X丝,更是像找到了骨头的狗一样狂欢不已,从他高调奢华的生活习惯到张扬的个性都批评一通,似乎能从这种行为找到一些自尊一般。

“现在的我不得不质疑他在法案上签字的诚意,他自己并没有遵守它,而政府似乎也没有有效的措施惩罚他!”又是那个托尼没听过的著名社会新闻评论员在电视上扯着嗓子大喊(好像会更有道理一样),“那这个法案到底有什么作用?容我不客气地说,它是不是只是用来愚弄民众的,其实他们根本不可控是吗?联合国用法案在超英手上系条纸带然后就告诉我们超英被管治了,这样的联合国,这样的政府,我们能放心吗?”

希尔打电话来安慰他的时候连爆了好几次脏话,因为她查出这次的风向引导中有政府的人员在内,政府明摆着是借此向托尼施压,逼他出卖自己的朋友。

民众的跟风心理是强大的,如今的钢铁侠在人们投选的最讨厌人物榜上排名第三,仅次于“臭名昭著的九头蛇杀手”冬兵与“危险的超能力炸弹”旺达.马克西莫夫,被称为“自以为是的无良商人”。

真可笑,他人生里那么多擅长的事,最不会的就是当商人。

他曾经一心想挽回的民意,已经摔得粉碎。

【盾冬 贾尼 猎蚁】史蒂夫的购物单(又名:三次史蒂夫买了朋友推荐的东西,一次他没有。)

你们信吗……这是巴基哥哥的生日贺文。

对的,3月开码,今天终于码完了……

所以BUG就别管了,就当队3没发生好吗【被踢飞

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吃薯片了(说着就打开了一包吃了起来

——————————

1.简易塑料柜子

在贾维斯的帮助下,史蒂夫第一次网购了一个柜子。

它有许多大小不一的板子以及奇特的零件,不需要一颗钉子也不需要哪怕一滴胶水,能由购买者自己组装的简易塑料柜子。

然而对超级士兵来说,这样的柜子实在有点……太脆弱了。

在巴基在一开始就捏坏了好几个零件之后,两个高龄年轻人终于开始掌握了一点技巧——巴基将附赠的小工具木锤子抛到了一边,握着金属拳头“呯呯呯”地锤了个爽。

然而在搭到最后一层时他们遇到了一点麻烦——他们忘记了门板,把柜子装成了一个箱子。

于是巴基又挥舞着铁胳膊像拔萝卜一样“叭叭叭”地把板子一块块拔下来。

史蒂夫发挥了美术生应有的构图能力,终于在二十分钟后成功把柜子装好了。

前来“慰问”的好邻居莎仑看着新柜子赞不绝口,而巴基明显也对她带来的点心非常满意——作为一个前神盾局现CIA特工,卡特小姐的烹饪能力与她的专业水平不相上下。

“难得你们会忽然想到置办一个这样的柜子,”莎仑参观完了柜子里的本子、本子、本子、以及本子之后说,“额,我的意思是按队长你的喜好应该买点实木柜什么的。”

“这个便宜,”史蒂夫笑了笑,“而且跟实木柜子一样的结实。”

“也是,它都经历过了冬日战士与美国队长的考验了,”莎仑看着柜了对面空白一片的墙壁,“话说回来,你们有考虑在这里放点东西吗?”


2.照片墙

三天后,美国队长购买的照片墙送到了。

在巴基99岁生日这天,大伙们提着礼物从屋子的各个角落里钻进了房间。

“嘿!照片墙!”托尼凑到那面墙前上下看着,“天啊,这是我爸吗?不,不要告诉我这是他——他只是一个被卡特特工摁了一脸奶油的蠢男人。”

“佩吉的女儿送给我不少她的老照片副本,”史蒂夫微笑着拍拍他的臂膀,“里面还有你小时候咬桌腿的照片呢。”

“哦,烧掉它,”托尼紧张地说,“听着,如果你当我是朋友,马上,现在,烧掉它!”

“真可惜,”史蒂夫得意地耸肩,“在你来之前,它被罗曼诺夫特工从墙上拿走了。”

托尼像只被点着了尾巴的公牛一样向客厅冲了过去。


3.便利贴

“你们家装饰得不错,”克林特溜达过来,“我刚刚在你们的柜子底发现了一张字条,喏,应该是不小心掉下去的。”

史蒂夫低头一看,那是他留下的一张嘱咐巴基记得下雨时关阳台门的字条。

“写字条太容易掉了,你该试试这个,队长,”克林特从口袋里抓出一叠纸塞过来,“便利贴,想贴哪贴哪,撕下来也不留痕迹,以及想保存的时候把不干胶轻轻一折就好了——好的你也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你跟冬兵在互相收藏对方留下的字条。”

克林特踮着脚偷瞄了一眼被放在大桌子上的巨型蛋糕,快乐而期待地走开了。

那个可怜的大蛋糕被托尼强制性地插上了他带来99根电子蜡烛——万幸,它没有塌掉。

“这个画面真美,我应该把它画下来,”史蒂夫忽然说,“让我再仔细看两眼。”

“队长,你可真有趣,你现在可是在21世纪,”纳塔莎瞪了他一眼,又为自己能教育前辈而感觉到骄傲,“人类已经有了更快速的方式来保留他们的美好回忆。”

她一边说着,掏出手机“咔嚓”拍了一张。

“好了,快,老爷爷来吹蜡烛吧!”托尼兴奋地招呼着巴基,“这些小可爱花掉了我跟班纳好几天的时间,你一定会喜欢的!”

被点名的布鲁斯皱着眉盯着蛋糕,忽然猛地摁了一下自己的额角。

随着巴基在它们身上猛吹了好几下,电子蜡烛们终于开始缓缓动作起来——它们展开原本合拢起来伪装成烛火的金属片纷纷展开,然后它们移动、伸展、嵌合,最终组成了一个小型的全息投影仪。

“快!关灯!”托尼欢快地喊,大家都站着没动,“……我说,请关灯。”

“哦,抱歉,”史蒂夫站起来向灯开关走过去,“我还以为你喊的是贾维斯。”

布鲁斯迟疑地扯了一下托尼的衣服,可惜这位伟大的发明家还沉浸在即将向大家展示新产品的喜悦中不可自拔。

“现在~是见证梦幻奇迹的时刻!”托尼在黑暗中张开双手,他兴奋的笑声让人莫名地想起了万圣节里的坏巫婆,“咳咳,口令——巴基.巴恩斯生日快乐!”

“哇哦!”

所有人都惊讶地叫了起来,一朵朵绚烂的烟火在天花板上炸开,而客厅的每一寸地板上都站满了“人”,欢笑的女郎、英俊的绅士、兴奋的孩子……天花板上挂满了彩带与花球,墙上还贴着各种老年代才会有的招兵广告。

“噢,天啊,”山姆惊讶地转着圈,“我看到过这个,在我高中的历史书上——明日世界博览会?”

“没错,”托尼得意地叉着腰,像在等候鲜花与掌声的冠军一样笑着,“我从我老爸的文件里找到了图纸,贾维斯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把它模拟重现了出来。”

“了不起,”史蒂夫看着墙上那张“山姆大叔”——它与当年他真实地站在那里看到它时并无两样,“跟当年的一样。”

“我记得这个,”巴基看着那张海报,“但它好像被贴得高一些。”

“是那时的我矮,”史蒂夫笑着揽住了他肩膀,“而不是它被贴得高。”

“我还复原了当时的助手女郎!”托尼炫耀一般指向了某个方向,“连她们的丝袜都没有——嘿,贾维斯?那些短裙女郎呢?”

“被波兹小姐删除了 ,Sir。”

“她怎么会无端端来看我设定了什么!”托尼不可置信地指着他的手表(贾维斯正装载在那里),“贾维斯!我要把你捐到图书馆去管那些无聊的杂书!”

“我有个问题,”趁着寿星跟好朋友边走边回忆地离开了桌子,克林特举起了手,“我们什么时候能吃蛋糕——以及怎么吃?你的这个玩意儿还能拿下来吗?”

“啊哦~”

托尼跟布鲁斯一起望向了天花板上飞过去的气球。


4.相机

因为好心办坏事毁掉了蛋糕,托尼决定在自己家重新办一次派对,顺道给各位小新人举办欢迎仪式。

“队长!”新人彼得举着相机冲他用力挥手,“需要给你们拍张照吗?”

“Hi,彼特,”史蒂夫冲着镜头微笑,“衣服不错。”

“额,这是我朋友送我的,”小伙子笑得挺傻——是指这种年龄段特有的傻气,“他说送给我找到一份好工作的贺礼。”

“你还只是实习生哦,小鬼!”站在二楼的托尼冲他们喊,“雇佣童工可是犯法的。”

“我,我不是个小孩子了!”彼得反驳,“我有能力——队长你能作证,昨天在练习室里我还打倒了蚁人!”

“那是我让着你的!”斯科特努力在偶像面前为自己正名,“你还是个孩子呢。”

“英雄与年龄无关,”巴基笑着拍拍彼得挺得直直的腰杆,“心有正义,就是英雄。”

“说真的,你们不跳舞的话不要占着舞池中央,”纳塔莎穿着漂亮的晚礼服从他们身边滑了过去,克林特搂着她的腰给他们亮出一个潇洒的背影,“另外,如果史蒂夫想学摄影的话,说不好得喊人家的一声老师呢。”

“你怎么……”

“我可没有黑进你的谷歌纪录哦~”纳塔莎笑着吐了吐舌头,“绝对没有。”


5.空

最后史蒂夫还是没有买相机。

他花了几天的时候画了一副旺达跟皮特罗的画像,巴基亲手做了一个相框,把画装上送给了旺达。

“你知道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用全息投影或者AR来重现往日了吧,”托尼扁了扁嘴,“更真实,更清晰,更轻松……”

“我可是来自上世纪的老古董,”史蒂夫耸了耸肩膀,“而我可没打算去习惯所有的新东西。”

“对对,毕竟你爱你的老巴基爱得死去活来,,”托尼翻了个白眼,“当然啦,比起你这个老古董,我也更爱贾维斯这种新时代帅哥。”

“贾维斯是不是挺久没有抱抱你了,”罗迪在一边坏笑,“自从他有了实体之后,就再也没有抱抱你了吧,你个孤独的花花公子!”

“闭嘴!”托尼大叫,试图找到杯香槟塞住死党的嘴,“我们的友谊走到尽头了!”

“如果您需要一个拥抱,”贾维斯也插了进来,“我马上下来。”

“静音!贾维斯!”托尼气愤地拍桌,“我才不缺抱抱!”

史蒂夫跟巴基用力将对方拥在怀里,一同开怀大笑。

“幼稚!”托尼对着罗迪说,“加起来十岁不能再多了!”

“我同意,”山姆的手搭在斯科特肩膀上,两个人正跟着音乐缓缓地摇晃,“如果加上你,托尼,正好五岁呢。”

没忍住笑的罗迪成功被呛到了。

 

彩蛋:

贾维斯还是从楼上下来给了托尼一个结实的抱抱。

【大纲系列文23:去你妈的泽莫,老子可是超级AI】(盾冬 贾尼)

关于如果老贾还在,超强外挂。

当然说到超级应该更强,至少能做到比TM宝宝更多,然而为了不强行把泽莫一秒击杀,只好设定贾维斯只跟着托尼 ,不分析复仇者相关的工作内容。

设定机场大战还是打了,但是是为了给托尼组交差,不然他们直接放走了队长组去西伯利亚也是挺招麻烦的。

——————————

(神盾局倒台后)

“Sir,罗曼诺夫女士发布的神盾局数据正在网络上扩散,”贾维斯忽然关闭了正演奏至高潮的摇滚乐,“其中包括了大量九头蛇机密资料。”

“神盾局?”托尼吐掉嘴里咬的螺丝刀,“来来来,把九头蛇的东西调出来看看。”

“它们被加密了,”贾维斯回答,“是否进行解锁?”

“可算有点好玩的东西了,”托尼拖过自己的键盘,“来来来,让托尼.史塔克来让那些无脊椎小虫子(指九头蛇)见识一下什么叫超级天才!”

(奥创纪元之后)

“针对索科维亚重建计划的三维模拟已经完成,”贾维斯向托尼展示了精致的三维模型,“裴普小姐完全支持您的想法,并提出帮助索科维亚劫后重建需要一个长远而慎重的计划,综合网络及历史上诸多案例,我整合了一些方案。”

“建立产业园、产区搬迁、嗯——助学基金?”

“是的,由你出资赞助有前景的可参与重建的科学研究项目,并在他们研究成功之后优先在新索科维亚投入使用,”贾维斯解释道,“如果您同意这项计划,裴普小姐马上会针对这一项目行进筹备。”

“好的,做吧。”托尼翻看了一下文件,“建兴史塔克学校?哦,希望到时你们裴普不会让我去开幕演讲。”

(内战前一年)

“Sir,”贾维斯又一次切掉了工作室内的摇滚乐,“九头蛇文件的破解工作有了新突破。”

“哦太棒了,我正无聊呢,”托尼将搭在桌子上的腿放下来,“千万不要再上次那种某某国家皇储某某国家领导人是九头蛇这种没用的东西了。”

“这次解锁的似乎是他们的武器资料,其中一项加密程度最高的一项文件以暗文命名,破译后为‘最强兵器’,你最好看一看,”贾维斯展开了文件树,“以及在破解过程中我发现了有另一方存在也在试图破解这些文件,我已经让星期五黑进了他的电脑……”

“WTF……”托尼骂了一声,“冬兵?巴基巴恩斯?九头蛇已经在搞人体改造了?”

“Sir,有另一方人员正在试图破解这些文件,”贾维斯无奈地重复,“星期五的入侵被速度反击,确认非神盾局方人员,是否制止。”

“干掉他。”托尼翘起腿继续翻开文件,“要是队长看到这些大概会掀了屋子。”

在遥远的某地,泽莫砸掉了正在冒黑烟的笔记本电脑。

(一周之后)

“贾维斯,查到了那个人想要的内容了吗?”

“是的,他除了在搜索冬兵相关资料,”贾维斯说,“他还搜索队长相关的内容。”

“嗯……这件金属手臂还挺有意思的,要是能把实物拎过来看看就好了,”托尼依然地研究着那张冬兵手臂的构造图,“除了这条手臂的内容,打包了一下发给队长,告诉他欠我一个人情。”

“好的,Sir。”

(再一周之后)

“Sir,冬兵任务日志破解完成,”贾维斯再一次完美切断了刺耳的音乐,“有一条重要信息需要您马上过目。”

“我!马!上!就!能!搞!明!白!这!条!手!臂!的!供!能!问!题!了!”托尼气愤地拍了一下桌子,“贾维斯,如果不够有价值我要把你捐到新索科维亚大学去当图书馆助理!”

“这是什么?91年12月26……”托尼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不是……”

“注意冷静,Sir,”贾维斯将翻译好的日志文字展开(别忘记了原文是俄文),“我很抱歉。”

托尼安静地望着那一段文字许久。

“给我搞台卫星来,”他说,“神盾倒了之后他们不是还有卫星闲着吗?给我侵入一个,全球面部对比!给我把冬兵找出来!”

“如您所愿,Sir。”

(维也纳)

(真奇怪,同意或已经签字的复仇者们居然只有寡姐一个人只身出席了会议)

“面部扫描对比确认,”贾维斯说,“在罗马尼亚,Sir。”

“给我搞台盔甲来,我们飞过去。”

“好的,Sir。”

(柏林)

“Sir,”贾维斯打来了电话,“透过您镜片摄像拍摄的面部对比,该名心理医生真实身份为赫尔穆特·泽莫,无心理医生执证与相关学位。”

“等一下!”托尼大叫,所有人都将目光看了过来,“那个医生有问题,把他抓起来!”

“怎么停电了?!”

“贾维斯?”

“大厦通道扫描中,请跟我来。”

——————

“怎么会这样!”泽莫惊讶地将本子丢到了地上,“你没有被洗脑!”

“……”巴基面无表情地瞪着他,“你是九头蛇?”

“你要做什么!”美国队长冲了进来一把将泽莫制住,“你个混蛋!”

“别激动,别着急,”托尼赶到了,“我已经把本子上的口令改掉了,不会起效的了。”

“什么?”山姆张了张嘴,“什么洗脑?什么口令?”

(稍后一些时间)

“我们为什么要跑?”托尼跟着毫无形象地蹲在这个废弃工厂的角落,“我们又没犯法为什么要跑!”

“五个冬兵,”史蒂夫踱着步,“一夜之间就能让一个帝国无声无息的覆灭——你知道这对现在的政府意味着什么,托尼。”

“好吧就算是这样,”托尼的确不敢担保国家会派出他们去杀掉那几个冬兵而不是收为己用,“为什么要带着冬兵跑,我们之后偷偷去解决这个问题不就完——旺达你怎么跑出来了?鹰眼你丫不是退休了吗还有这个看起来呆乎乎的家伙又是哪位?”

“那不是巴基,我不能把巴基留在那里被关起牢房,他们甚至不愿意给他请一个律师!”史蒂夫无奈地说,“那时候的他不是他,他被九头蛇洗脑了,他犯下那些错误的时候并没有自己的意志。”

“我靠,我管你啊,”托尼捶了一把旁边的墙(没穿盔甲有点疼),“我怀疑他杀了我爸妈!”

“你……你知道的!?”

“我C你早就知道?”

“我……我只是看过一些九头蛇的资料,并没有完全确认。”

“你给我等着,等我找到了证据我连你一块儿揍!”

“Sir,”贾维斯轻声说,“你还好吗?”

“好得很,”托尼冲着远远坐着的冬兵翻了个白眼,“要是他自己意愿杀的我早一炮轰死他了。”

“杀人犯法,Sir。”贾维斯说,“富翁也犯法,就算全纽约的美女一起围在法院为你求情也是行不通的。”

“呵呵,我当然知道,”托尼王霸地叉手,“直接杀他还便宜他了好吗?”

“看来我推荐给您的那些电影非常有效。”贾维斯回复道,“死亡不过一瞬,付出的代价太小;活着才能赎罪,才能为过错付出代价。”

“下次少给我推荐那些文艺片,”托尼看着史蒂夫第N次转过去询问巴基冬兵相关的东西,“巴恩斯到底能想起来多少东西,搜索之前我们查到的九头蛇内部库,说不好我们比他知道的还要多呢。”

“乐意为您效劳。”

(十天后)

“你还记得他们吗?”托尼将金属手臂抬直了,让贾维斯扫瞄建模,“我是说,我的爸妈。”

“我记得他们每一个人,”巴基低头着,盯着那一圈蓝光一次次扫过他的手臂,“记起来之后就从没有忘记过。”

“你最好是的,”托尼冷笑着将一块铁片拆下来,“哦,修理过程大概有点疼,你最好忍一忍——你知道的队长一听你叫就紧张。”

“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C!”正在给牛排翻面的山姆被修理室里的大叫声吓了一跳,差点把牛排铲出了锅子,“你们TM在接生吗?!”

“巴克!”史蒂夫丢下手头的菜叶飞快地冲了进去,“你还好吗?”

“我没事,”巴基顶着一头冷汗回答,“就是,刚刚那一下我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哦,我会轻点的,”托尼坏笑了一下,“真的不是故意的。”

“挺好的,”巴基笑了笑,“以前我大叫的时候,从来没有人关心过。”

“靠,我就是太善良,容易心软,”托尼哼哼唧唧地说,“你这零件都要锈了,下次让小蚂蚁有空的时候钻进去给你打磨一下,这里连个工具都没有。”

走的时候克林特穿着围裙跑出来挽留他。

“你不留下来吃晚饭吗?”他挥舞着勺子,“今天可是煎牛排。”

“算了吧,罗迪跟幻视在基地等我呢,”托尼摇头,“罗斯那边如果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们的。”

“我回来了!”旺达欢呼着打开家门,“除了辣椒粉我还买了牛奶,今天有特价——喔,你要走了吗?”

“是的,”托尼点头,旺达养的那只猫从他腿间窜了过去蹭到主人的脚下,“有机会的话我会把幻视也带过来的。”

走在街头的时候托尼感觉自己有点寂寥。

一辆出租车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请问是贾维斯先生吗?”司机摇下车窗,车里凉丝丝的空调格外的诱人,“请上车。”

“你是?”

“你刚刚在网络下单的啊,”司机也疑惑地说,“我们是移动出租服务的,网络下单可以叫车什么的。”

“哦,哦。”托尼慢慢爬上了车,“开车吧。”

“我爱你,J。”

“我也爱您,Sir,一直。”

“嗯,如果你下次叫车的时候给我叫辆车座软一点的就更好了。”

“我会记得的,Sir。”


© 栗子核桃酥|Powered by LOFTER